【企業診斷】花飾皮革主攻教學年多收支平衡

2018-05-23 23:13:35 21

【中小企特區】近年社會文化創意氛圍漸濃,市集、藝墟遍地開花,手工製作逐漸為人熟悉。現時無論送禮還是自用,消費者更趨向個性化產品,突顯與眾不同,獨一無二。市場上不少標榜手工製作的品牌隨之風生水起。花飾皮革是以製作花和飾物為主的皮革手工製作品牌,於二○一四年成立,由網店發展成工作室,主要經營項目為開班教學和訂製,兩者收入比例為六比四,平均每月教學廿五個顧客。投資近十萬元,目前已收支平衡。

工餘兼職經營

負責人李小姐從小喜歡手作,在藝墟看見皮革手作後深感興趣,於是上網看視頻研究,買書和工具自學,經過約一年時間摸索,覺得工藝掌握得差不多,當時本澳皮革手作並不算流行,於是創立品牌,透過社交平台接訂單,利用工餘時間在家製作。適逢年底節日接踵而來,市場反應不俗,大受鼓舞。但由於皮革製作需要使用金屬工具,晚上曾被人投訴發出噪音,開始思忖外租工作室。半年後在工廈租下工作室,閒時接訂單和開班教學。但工廈營業環境欠理想,天氣潮濕之時皮容易發霉。

皮革手作易學難精,但當她熟悉後便愛不釋手。她認為文創產業越來越多人關注,澳門人趨向追求別出心裁的禮物,加上本地人捨得消費,因而對創業有信心。但考慮到現時經濟不景氣,手作屬非必需品,穩妥起見只好利用工餘時間兼職經營。

皮革訂製並非新興手工,她指,該店的定位與其他皮革手作店不同,主要製作花和飾物為主的產品,如皮製的玫瑰花、紙鶴、御守等。個人喜歡從設計帶出自身理念,有點小文青風格,即便是顧客要求訂製一樣產品,她都會先提出自己見解,看顧客能否接受再決定接單。優勢在於專業,良好的客服態度和獨特風格。營運最主要成本是租金和皮,製作工具和材料都是從香港、台灣採購,直言每塊皮的特質、紋理都不一樣,須精挑細選,工作室約有三十種顏色的皮,大概每兩周需進貨一次。

計劃寄賣產品

工作室面積約二百呎,周圍聚集創業青年。主要消費者為二十至三十多歲的大學生及在職人士,其中送禮佔九成,女性客人多選擇教學班親自製作,男性客人則以訂製為主。花類產品出售量及查詢率約佔所有產品的六成,人均消費約六百五十元。主要宣傳是面書和朋友、顧客介紹。教學和訂做收費方式相若,每小時一百元再加材料費設定價格,但超時不收費,直至作品完成。為確保教學質量,課程人數在一至三個人,二、三人同行有折扣優惠。

品牌創立以來,曾多次受邀參加市集或展覽,除澳門單位外,亦不乏香港及台灣單位,唯負責人有全職工作及人手問題,未能分配時間參與。她說,有計劃將作品放在其他店鋪寄賣,但暫時沒有太多時間。未來希望能建立團隊,分開設計及製作之人手,有效地推出創新產品及批量製作增加供應量,以達致品牌的持續發展。更計劃逐步以各類生活化的質材,如木材及石材等,融入皮革產品,並以文字藝術及情感展現品牌特色,使產品更具質感及能引起共鳴。

本報記者何秀甄

澳門|中小企|創業|營商

聯絡方式:

聯絡人:Ik Lee

地址:荷蘭園水井斜巷1號MakerBox三樓

面書:http://www.facebook.com/ikleatherbar

經營三問:

1、現時未有為產品配上精美包裝,故整體收費可以便宜些,按工作室的風格路線,需要給產品設計精美包裝,相對提高了成本價格嗎?

2、如不聘用人手,可否以其他途徑例如與民間社福機構合作生產,同時可幫助弱勢社群,以建立一個具意義的團隊,讓品牌及產品更具意義?

3、展望未來,搬遷到街舖會否更大成效?

澳門|中小企|創業|營商

發展品牌宜全職經營

【青企診斷】澳門現在以皮革為品牌主打的不多,是次個案的花飾皮革,店主要首先定下對自己品牌的目標,是否要把品牌作為工餘興趣,還是發展成品牌企業,因為如果要繼續發展發大,則需要考慮全職經營。

現時在經營和宣傳上,則應該注意以下事項:第一,要讓潛在客人記得品牌,花飾應該要設計幾款主打產品,或者重點宣傳最好賣的產品,以方便品牌宣傳,也會讓客人更容易記得自己的品牌,因為每一個品牌都應該有重點產品,無論是擺設或實用性的產品都需要有主打設計。第二,在包裝方面,應該統一包裝的設計,這樣需然對初創企業來說是比較重的成本,但長遠來說對於品牌的發展是一種需要。

第三,資料提到搬遷到街舖會否成效更大;這個就要看店主是否打算全職經營,如果是的話,能夠配合合適的地點無疑比樓上鋪更好,但如果是繼續以兼職營運的話,則不宜花太大成本。第四,資料也提到店主希望和社福機構合作生產,以建立團隊,讓品牌更有意義;這個想法對對於社會和品牌形象的確很好,但作為企業來說,應該把企業上了軌道才實行這個想法,因為要考慮生產力、產品複雜性等的問題。

澳門|中小企|創業|營商

善用銀行平台拓內地市場

【中銀財務建議】店主創業初期多以興趣熱誠作主導,開業至今一年多,以兼職模式經營,但隨著時間推移,會面臨種種困難,要多了解市場環境、經濟政策、產品定位、消費者模式等。尤其店主日後想建立團隊,更需要全力投入。

現時店舖租金雖略有回落,但是否需要搬遷到街舖,則需要考慮未來經營方向。現時主要消費模式多以訂制皮包及教學班製作為主,加上店主在產品創作上較具個性化和特色,建議可選擇本澳一些較知名且具購物支付功能的網上第三方平台作產品的推廣和銷售,以減輕開設實體店的成本。同時,可與一些教育機構合作推出持續進課程,另外可與慈善機構、社團合辦一些工作坊,來增加宣傳渠道及提高知名度。 待日後累積一定知名度後,才考慮將經營點搬往街舖。

宣傳方面,建議企業除了可用現時流行的網絡宣傳途徑,亦可利用銀行優惠商戶計劃,該平台除可免費為商戶製作宣傳品更擁有龐大的客戶群,讓商戶向本澳逾數拾萬消費客戶群作宣傳,同時更可以把品牌推廣給內地幾億的卡戶,有助迅速提升企業的知名度和打入內地市場。此外,由於客戶人均消費近千元不等,申請銀行碌卡服務,方便客戶沒有帶備現金的同時,更可輕鬆管理公司的財務,將每日營業收入的信息電子化,透過網上銀行查閱,一目了然。經過一段合作時間,銀行與企業之間已經建立合作關係,彼此互相信任,為企業日後申請融資擴大業務時,更能得心應手。

財務小知識:

營業收入(Operating revenue) :企業因銷售產品或提供勞務取得未扣除任何成本和費用前的各項收入,由主營業務收入和其他業務收入構成,包括(1)主營業務收入是指企業持續的、主要的經營活動所取得的收入,在企業收入中佔的比重較大,對企業的經濟效益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2)其他業務收入是指企業在主要經營活動以外從事其他業務活動而取得的收入,在企業收入中所佔的比重較小。

澳門|中小企|創業|營商

激光切割提升製作速度

【生產力角度】要令“花飾皮革”在客戶腦海中真正成為一個有故事、與顧客有聯繫,並能將自己與市場上其他皮革手作店區分出來的品牌,店主需要開發出一系列能鮮明地呈現個人風格和獨特品牌設計意念之產品,否則不難被別人取代。鄰近地區有皮革手作設計者選擇以動物造型的時尚皮革飾物作主打;另有設計者以自家設計的皮革雕花注入其工藝皮件。店主有計劃將自家設計的商品放在其他店舖寄賣,更需要考慮商品的設計主軸、回購率和實用價值,才能令其他店舖願意成為寄賣點。此外,亦是時候關注商品的包裝設計,以確保能為自家品牌建立更鮮明的形象。應在寄賣合約中訂明,必須採用自家品牌名稱及沿用自家品牌的包裝。

為了專注於商品開發和設計,增添製作人手是必要的。不論是聘用還是與弱勢社群服務的團體合作生產,店主要設法令製作工序盡量標準化和簡單化(例如將“模組化”的概念導入商品設計),以便有效控制產品質量。亦可考慮使用一些先進的技術作輔助,例如生產力暨科技轉移中心的激光切割服務,此技術可快速切割裁片,以方便在切割後進行加工製作,從而提升製作速度和質量,並達至標準化。中心設有“布料激光切割工作坊”課程,讓學員認識此技術。與皮革製作相關的課程還有“皮革手袋製作”及“童鞋製作”,學員可藉此學習設計及以人手製作手袋、童鞋。。

澳門|中小企|創業|營商

跨界合作深化內涵

【學者分析】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企業管理與市場營銷系副教授劉丁己指出,“花飾皮革”專注“皮具製作教學”與“個性化為顧客訂製”兩大業務。經營者雖另有全職工作,但“花飾皮革”所有大小業務仍然一手包辦,處於一人樂團(one-man band)的完全燃燒狀態,實在不簡單;儘管如此,經營者對於業務有細緻分析,十分清楚顧客組成和產品銷售偏好,值得鼓勵。“花飾皮革”的經營者顯然走在正確的道路上,而且主要消費者為年輕族群,消費目的又以送禮為主,可以說未來仍具有潛力繼續發展。

針對經營者問題分析:(一)包裝問題。經營者指出目前沒有為產品配上精美包裝,所以整體收費比較便宜。有關需不需要給產品設計精美包裝,進而提高價格的問題,其實應該還是要從整體形象和附加價值兩方面去思考。筆者建議提供高質感但簡約低成本的包裝,提高產品整體層次,同時相對稍微提高售價。

(二)聘用人手以及與其他機構合作問題。經營者基於不想增加人員開支,決定獨立承擔所有工作,不聘用人手的作法,對於微小型創業者來說,完全可以理解。如果業務量和營收沒有大到一個人應付不來,經營者的確可以繼續努力、全職工作和獨立創業蠟燭兩頭燒;不過一定要保重身體、注意健康就是了。同時建議經營者,如果真要合作,也不宜整個品牌和單一機構合作,而是可以通過“特定產品線專案合作”的方式,保持品牌獨立的精神,同時保持未來與其他機構靈活彈性的合作空間。

(三)店舖位置問題。根據目前經營情況來看,逛街散客似乎不是消費主力,宣傳也是主要靠網路途徑和口碑傳播,更何況皮具製作教學的營收比例大於皮具銷售,因此,是否一定有必要從水坑尾的青創中心搬遷到街舖?值得經營者好好思考。筆者建議可以採取比較穩健的經營方式,除非業務量和營收真的大到不得不擴張的地步,否則初期階段在人力資源支出和店舖租金支出上,一定要降到較低的合理水平,方能保持創業運營的資金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