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城公共政策與企業家精神

2021-04-11 12:36:09 editor 17

    拉斯維加斯作為博彩旅遊城市,其成功在於其向世界提供其他地方難以替代的服務。美國其他城市如內華達州西北部的雷諾和新澤西州的大西洋城,儘管也提供博彩,但無法像拉城那樣提供多層次、全方位、滿足旅客多種需求的其他服務。例如大面積的會展場所、形式多樣的表演及各種檔次的餐飲等。簡而言之,眾多博彩企業聚集在一個地方所帶來的產業集群效應,是拉城傲視群城的秘訣。


    格局狹窄限制發展

    為什麼在眾多博彩旅遊城市中,只有拉城發展出顯著的集群效應,其他城市卻沒有或不足夠?原因有多方面,其中不乏獨特的地理位置、氣候及歷史的偶然等因素。但拉城及其他博彩旅遊城市的發展歷史告之,旨在促進增長或者說增長友善的公共政策,加上企業家的創新精神,是成就拉城地位不可忽視的要素。

    現在的拉斯維加斯大都會區,包含兩個地理上分開的博彩城市:一是傳統的拉斯維加斯市中心城區(Downtown Las Vegas),另一是拉斯維加斯大道(The Las Vegas Strip)。拉斯維加斯大都會的成功,主要歸功於拉斯維加斯大道兩旁的賭場酒店。

    拉斯維加斯市中心城區先於拉斯維加斯大道發展博彩。但在上世紀四五十年代,中心城區所擁有的,主要是專供博彩的賭廳,很少可同時供賭客居住的酒店。中心城區狹窄的格局,博彩業擴張所需要的財力和資源支持,以及由此引發的部分居民對發展博彩的抵觸態度,均制約博彩業的發展。

    居民取態決定興衰

    雷諾比拉斯維加斯中心城區發展博彩還要早,規模還要大,但與拉斯維加斯中心城區一樣,多數居民希望雷諾成為普通的、典型的美國城市,不願意承擔由於城市擴展而帶來的較高稅收,故不希望博彩旅遊業快速發展,這導致雷諾市政府採取“控制博彩增長”的政策。其結果是,雷諾在與拉城的競爭中,逐漸喪失內華達第一大城市的地位。

    隨着二戰後美國汽車文化的興起,拉斯維加斯大道兩旁的博彩旅遊區應運而生。起初,大道兩旁只有一些小賭檔和汽車旅館。一九四一年,第一個賭場酒店El Rancho Vegas在大道建成。翌年,Hotel Last Frontier加入其中。到一九五八年,Desert Inn、Sahara、Sands、Riviera、Dunes、Hacienda、Tropicana、Stardust等不少被後人熟知的賭場酒店全都開業。新博彩旅遊區不僅提供博彩,且提供停車、餐飲、娛樂及戶外活動服務,這與拉斯維加斯中心城區博彩有顯著區別。

    新博彩旅遊區之所以可發展起來,不僅因為有大片的沙漠土地可供興建大型酒店,且因為居民和管轄該區的克拉克縣政府採取支持博彩發展的態度與政策。

    支持發債籌集資金

    隨着拉斯維加斯大道博彩旅遊區的興起與發展,越來越多酒店工作人員和醫生、律師等專業人員遷入。他們支持博彩業進一步發展,因堅信發展可帶來更好的生活。這與城區(包括拉城和雷諾)許多居民反對博彩發展的態度形成對照。他們一次又一次投票支持縣政府各項基礎設施投資計劃,支持因此而發行的多項債券,相信博彩旅遊發展帶來的收益,最終可償還債務。

    在居民支持下,克拉克縣政府建設城市發展所需要的道路、學校、消防、用水及污水處理系統等基礎設施,有力地支持拉斯維加斯大道發展成為令全球矚目的博彩旅遊城市。

    在眾多基礎建設因素中,對拉斯維加斯大道發展起到突出作用的,一是會展中心,一是現代化的機場。

    早在一九五〇年代,當地人就發現,旅客多在周末到來,平時上班時間、夏天和聖誕節,旅客則明顯減少。為解決這一問題,克拉克縣與拉斯維加斯市合作,於一九五五年成立一個機構,後改名為拉斯維加斯會展和訪客局(LVCVA),目的是建立一個會展中心,採取其他措施吸引會展業客人到來。

    會展引客促進博旅

    一九五九年,會展中心開幕,建築面積為2萬多平方呎,包括18個會議室和一個9萬平方呎的展覽廳。該中心後來被數次擴建,建築面積如今達320萬平方呎,展覽空間達194萬平方呎,可舉辦20萬人規模的大型展覽,是全球最大會展中心之一。建立會展中心,是個相當有前瞻性的舉措,它為拉城酒店帶來大量優質顧客,不僅促使酒店經營者進一步增加房間數目,且促使其拓展自己的會展設施。會展客的增加促進博彩旅遊業,博彩旅遊業的發展吸引更多會展生意,令會展業成為拉城博彩旅遊業重要組成部分。

    一九四八年,拉城建成第一個民用機場即麥克米倫機場。一九五〇年代後期,新型的噴氣式載客飛機開始在美國興起。克拉克縣政府看到新型飛機超卓的運載能力,決意把麥克米倫機場擴展為現代化機場。機場擴建費用高昂,且前一年剛通過600萬美元的教育投資計劃,但也沒有擋住當地居民對新機場的支持,他們再一次投票支持發行債券,為機場擴建融資。

    機場年迎四千萬客

    事實證明,機場對於拉城的重要性,無論如何強調都不過份。一九四八年只有不到100個航班抵達麥克米倫機場;一九六〇年,每天抵達該機場的航班已超過這個數目。如今,該機場每天有上千的航班起降,可直達全球多個城市,年接待旅客量達4,000多萬,是全球最繁忙的國際機場之一。

    東部的大西洋城迄今只有一個軍民合用機場,僅有一家航空公司經營,每年旅客接待量只有100多萬。雷諾機場雖比麥克米倫機場建設得早,但至今只是一個支線機場,主要服務於來往美國西部城市的航班。

    除促進增長的公共政策,酒店業者的企業家精神對拉斯維加斯大道的自我革新也非常重要。一九四〇至一九五〇年代,企業家們敢於冒險在沙漠地帶興建眾多賭場酒店,就是一次意義重大的創新。這次創新,拉斯維加斯大道博彩旅遊區橫空出世。事實上,早在一九五〇年代,大道上擁有的全美知名酒店就超過雷諾,導致雷諾不得不拱手讓出內華達第一大城市的地位。

    優質產品創造需求

    一九七〇年代末到一九八〇年代,美國經歷一次博彩合法化的浪潮。先是大西洋城博彩合法化;隨之而來的是印第安人部落博彩的合法化;緊接着不少其他州的商業博彩也開始合法化。博彩合法化的趨勢,令拉斯維加斯大道上的企業家感到危機,但競爭沒有把他們嚇退,反而激發他們把當地博彩旅遊推向新層次。

    史提芬 · 永利率先推出擁有超過3,000間客房的“幻景酒店”,是當時全球最大的單體酒店,並引入多種非博彩元素如白虎、海豚、鯊魚和火山表演等。該酒店造價高達6億美元,超過之前拉城所有酒店成本的總和。高昂的成本令不少人認為該酒店注定失敗。但史提芬 · 永利相信,企業家不能等待需求滿足才投資,優質或獨特的產品或服務,可創造原本不存在的需求。

    度假村走向新時代

    幻景酒店引領度假村酒店走向新時代,其後,其他企業家如蕭登 · 艾德森等紛紛跟進,推陳出新,投資建設一個個炫目的賭場酒店。按照史提芬 · 永利的說法,一九八九年以後,拉斯維加斯大道的酒店,每家都是一個主題公園,以表演、餐飲、購物等多樣化的服務創造新的顧客需求,把拉城的博彩旅遊推向一個新高度。一九八九年後,企業家實際上全新改造大道,為世人奉獻一個新的拉城。

    現代化的大型國際機場、會展中心,連同多樣化、全方位的服務,對拉城戰勝挑戰和危機起到重要作用。上世紀九十年代,加州博彩合法化後,加州賭客在家門口即可參與博彩活動,沒有必要千里迢迢趕赴內華達,這對內華達博彩構成巨大挑戰。

    拉城贏在集聚效應

    加州博彩合法化是造成雷諾衰落的最重要直接原因。但拉城卻贏得挑戰。一方面,拉城所提供的服務不僅限於博彩,還包括一系列其他服務和體驗,這些服務和體驗僅靠一兩家零星賭場是無法提供的。加州的賭場可提供博彩,但無法方便、經濟地提供其他服務或體驗。換言之,加州散落於不同地方的賭場酒店,無法代替拉城具有產業集聚效應的博彩旅遊產業。

    另一方面,麥克米倫國際機場打破顧客地域的限制。拉城的顧客並不限於加州,通過現代化的國家大機場延伸到全美甚至全球各地。二〇〇八年金融危機重創全球,危機過後,大西洋城一蹶不振,拉城卻重新站起來,所依靠的也是難以被替代的多元化服務及來自全球的顧客群體。

    澳門可從拉城的經驗中學到什麼?二〇〇二年後,澳門開放賭權,引入競爭,加上內地自由行政策,引爆澳門博彩旅遊業一輪超常發展。與曾經的拉斯維加斯大道一樣,企業家們在路氹區盡情揮灑,為澳門帶來一幢幢世界一流的娛樂場酒店。就博彩收入而言,澳門早已躍升為世界第一大博彩城市。

    但也應看到,挑戰亦撲面而至。第一,路氹區建設新酒店的熱潮趨近尾聲,留給企業家創新空間已然不大;第二,內地對博彩採取嚴厲政策,令貴賓廳處停滯及萎縮狀態;第三,受酒店數目和土地資源局限,澳門對於大型會展缺乏吸引力,在澳召開的多為200人以下的會議,與拉城動輒幾千人甚至上萬人的會議有很大區別;第四,周邊地區紛紛開放博彩,蠶食澳門的顧客群體。

    無疑,澳門土地細小,資源缺乏,可能無法達到拉斯維加斯大道的規模,但這不應成為阻止澳門發展的理由。相反,澳門更應思考採取哪種措施突破局限,開拓新天地。

    灣區合作衝破障礙

    在新一輪娛樂場批給將要展開之際,所需要討論的,可能不僅是開放多少個賭牌,還應包括適當的法律與公共政策,以及如何與大灣區其他城市合作,衝破發展障礙,達到合作共贏局面。

    拉城、雷諾和大西洋城的發展歷史,也許可以提供一些啟示。在挑戰面前,澳門格外需要正確的博彩旅遊公共政策,以及新一代勇於創新的企業家。


    澳門理工學院

    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主任  


    王長斌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