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線上博彩對澳門的啟示

2020-11-15 12:51:33 editor 4

    過去幾十年,博彩合法化越趨普遍,且博彩與娛樂活動結合,更提高其社會接受性。過去十多二十年,賭博環境最重大的變化之一是互動賭博的增加。互動賭博是一個術語,很大程度可與互聯網和線上賭博互換。它是指通過互動媒體提供的一系列投注和遊戲。這種通過技術促進的賭博模式不同於親身或實地到投注地點,而是通過電話下注。


    據Global Betting and Gaming Consultants一九年的報告指出,參與互動式賭博的人數不斷增加,已有84國家提供相關線上賭博。這種方式的賭資約佔全球賭博市場的11%,且預計在二○一八至二○二三年間以9.7%的年率增長。

    隨着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澳門在差不多一年內,從每年3,000多萬旅客急速下降至今年截至九月底的400萬左右,博彩收入只有以往幾年的10多個百分點。

    與以往的災難或疫情不同,新冠肺炎令很多地方“封關”,居民被迫留在家裡,不少人為消磨時間而參與線上賭博遊戲。由於網絡技術的發展及智能手機的便利,部分人士的博彩行為可能發生變化。疫情的長時間持續,更有助鞏固這些新博彩行為的機會,繼而影響澳門博彩收入及政府稅收。基於此,本文嘗試從澳洲的經驗,探討線上賭博的問題,希望可起拋磚引玉之效。

    線上博彩年增成半

    隨着多個國家對賭博的法律逐步放開,澳洲的生產力委員會一九九九年的報告發現,線上賭博可能給消費者帶來更多選擇,也為問題賭博帶來新風險,故建議對網絡賭博實行管理,包括要求相關公司有足夠的資金和技術、保護消費者權益及向網站徵稅和發放許可證。經過一番討論,澳洲聯邦議會於二○○一年六月廿八日通過《互動賭博法》,同年七月十一日正式執行。除澳洲某些省份或地區獲得許可的博彩和彩票,該賭博法禁止向澳洲境內人士提供所有類型的線上賭博,這意味禁止向境內人士提供線上娛樂場、線上撲克及其他幸運博彩遊戲。

    據澳洲社會服務部二○一五年的資料,二○一四年澳洲線上賭博市場為14億澳元,並以每年15%的幅度增長;二○一二至二○一八年間,使用線上賭博的澳洲人增1倍,達人口的34.1%。按二○一八年的統計,澳洲人均每年在博彩方面輸掉900澳元,也為全球賭博參與率最高的國家之一。

    據Anderso二○二○年四月的報告,包括澳洲在內的亞洲國家的網上博彩收入為全球第二,僅次於佔全球網上博彩收入22%的歐洲市場(主要的國家為德國、英國、意大利及法國)。

    地方政府推動增收

    從《互動賭博法》獲批開始,澳洲博彩發生很大變化,合法和非法的線上賭博的形式越來越多,但澳洲聯邦政府似乎沒有出台新政策。此外,較少網站或公司因違反《互動賭博法》而被起訴,令部分人對該政策不滿。

    由於澳洲是世界上賭博參與率最高的國家之一,澳門賭場的一些標準和做法亦有參考澳洲的做法,加上賭場一些管理層員工更有部分來自澳洲。因此,澳洲線上賭博的發展和做法,對澳門應有一定參考作用,故嘗試從以下角度探究澳洲線上賭博及其對當地的影響。

    一、經濟影響:賭博是一個重要的社會問題,因其可帶來可觀收入。澳洲一九八八至一九八九年的賭博收入為10億澳元;二○○六至二○○七年則為182億澳元。近十年,不少地方政府推動線上賭博以增加政府收入。雖然澳洲線上賭博牌照可鼓勵經營者在境內設立公司辦事處及住所,但政府較難有效向這些境外博彩營運商徵稅。面對這種情況,實體賭場的收入及政府稅收可能受到衝擊。

    稅率比實體賭場低

    此外,澳洲生產力委員會指出,在其他國際管轄區,由於線上賭博網站須保持競爭力,稅率一般低於實體賭場。這些線上博彩營運商一般不用興建豪華時尚美輪美奐的實體店,還可省卻不少薪金福利等支出,能夠以較低成本提供與實體賭場差不多的賭博遊戲。澳洲的實體賭場營運商對此相當不滿,因擔心收入會流失到線上博彩網站。

    由於賭場酒店及餐飲場所為博彩旅遊業主要僱主,按澳洲生產力委員會二○一○年的估計,約有6.7萬名僱員直接受僱於博企,約10.5萬名非博彩僱員在賭場及酒店餐飲等場所工作。若實體賭場收入進一步受影響,這些非博彩員工的就業一定受更大衝擊。但另一方面,線上賭博日漸普遍,亦可創造新職位,如一些電腦科技的新工作崗位。

    由於澳洲各省及地區法例並不協調,澳洲法院曾否決限制某些省或地區之間的賭博法律,相關的賽馬賽事、投注的牌照費用和賭博稅率也有增加的個案。這亦解釋了為何除個別獲許可的省份地區,澳洲禁止向境內人士提供所有類型的線上賭博。

    無牌網站缺乏監管

    二、境外及境內線上博彩營運商及監管問題:澳洲線上博彩合法化,幾個大的境外營運商拿到牌照,由於它們與境內線上博彩營運商競爭,境外博彩市場的規模從二○○九年的65%減至二○一一年的20%以下。

    另一方面,有些未有牌照的境外線上博彩營運商,很多時並不遵守澳洲境內網站所用的標準,未能提供足夠的客戶保護及負責任博彩的措施,有些更可能涉及欺詐及洗錢等犯罪行為。由於境外博彩網站未必遵守澳洲監管機構的相關法例規定及市場推廣的規定,從而享有較低的成本運作,令他們擁有不公平的優勢。

    通過對線上賭博網站的監管,政府可提供一個更安全的互聯網,包括顯示帳戶的資訊、具自動提醒賭客投注時間及金額的功能、博彩區登記及信用投注限制及賭客年齡驗證檢查等。雖然監管線上賭博短期難達到實體賭場的標準,目前也似乎未有一個令人滿意的模式概述如何監管營運商、各自營運的最低標準、負責任賭博行為的措施及防止居民使用不受監管的網站。但政府仍可在監管範疇考慮以下措施:

    青年熱衷線上博彩

    ●顧客只可在特許經營商處存入和提取贏得資金;

    ●為顧客提供向監管機構投訴任何不法行為的機會;

    ●廣告宣傳限制在兒童和未成年人不容易接觸的時間播出。

    三、青少年使用境外及境內線上賭博網站及其賭博問題:據澳洲二○○○年後的幾次研究,發現青少年線上賭博率高於一般居民。澳洲全國性的市場研究報告(2010年)顯示,十六歲以上的澳洲人中,二○○九年有30%的人參與線上賭博;據Roy Morgan Research(2010年)的報告則指出,投注線上體育或賽事的比率更高。澳洲蓋恩斯伯里(Gainsbury)等學者二○一七年的研究,青少年很多在下午六點到上午六點間賭博,並持有多個線上賭博帳號,這嚴重影響其個人學習及家庭生活。若線上賭博合法化,應特別關注這一群體所受的影響。

    根據澳洲的經驗,與使用境內合法網站的顧客相比,使用境外網站的顧客有更大機會有更嚴重的賭博問題。由於有些境外網站只標榜“賠率高、中獎易”,無視管轄區的標準及沒有任何保護消費者的措施,但顧客很多時並不關注這些風險,令其不自覺墮入相關的賭博問題。此外,多數顧客沒有考慮線上賭博會隨政策修訂而改變,這意味顧客可通過海外網站進入不同形式的線上賭博。換言之,若線上賭博進一步合法化,廣告宣傳會越來越多,線上賭博亦越來越普遍。

    疫下電競表現突出

    四、日新月異的博彩市場和電子競技:面對如斯動盪的環境,澳洲博彩營運商努力令其現有博彩市場多樣化,並增加更多新產品,如投注於真人秀節目澳洲的樂高大師賽(Lego Masters)、天氣(包括投注高於或低於預測的首都城市日氣溫)、澳洲各城市住宅房地產市場季度正負波動(結果由澳洲統計局季度資料確認)、諾貝爾和平獎得獎者、利率變動及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下一次新聞發佈會上會打什麼顏色的領帶等。這些產品雖新奇,但對營運商來說,盈利率可能不如賽馬賽狗,因賽馬賽狗在澳洲對賭客來說有很大娛樂性,是利潤較高的產品。

    另一在澳洲停擺期間有顯著收益的產品是電子競技。自從線上體育賽事營運商Pinnacle在二○一○年成為第一家接受電競投注的博彩業者後,電競博彩一直處於急速增長階段,現在每年全球投注比賽的營業額估計達130億美元。受新冠疫情影響,取消現場電競比賽,如ESL這些全球最大的電子競技公司,以線上賽方式進行電競比賽,並要求選手在家中安裝追蹤軟體和攝影鏡頭,以免作弊。在目前較少現場體育比賽的情況下,電子競技在博彩的選項中佔據突出位置。

    新元素鞏固吸引力

    博彩業對澳門影響深遠,博彩專營合約亦將於二○二二年到期,今年疫情的爆發多少對澳門博彩業的生態帶來變化。雖然線上博彩短期內未必成為澳門博彩業重要部分,但隨着網絡化及線上消費的日趨普及,澳門須為其博彩市場提供更多的新產品新元素以保持對顧客的吸引力。


    澳門理工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  蕭錦雄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