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選如何落幕 影響人類社會走向

2020-11-09 12:12:36 4

    美國今年的總統大選真是高潮迭起,即使很多無投票權的人士也很投入,分析起選情頭頭是道。上周二晚開始計票後,拜登在大部分州落後甚多,令支持者有大勢已去的感覺。然而一覺醒來,周三上午拜登大幅追上,雖然仍未能全面超前,但在一些搖擺州從落後幾十萬票追至僅差幾萬票,更在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超前,聲勢大振。周四晚拜登更逆轉形勢,打破原先難解難分的局面,在喬治亞州最後1%點票中以一千多票反超,但只贏0.1%,按規定要重新點票;賓夕法尼亞州有20張選舉人票,拜登也在最後關頭追上。在周六上午拜登宣佈贏得大選,但特朗普拒絕承認敗選。整個過程非常緊張刺激,雙方支持者如洗三溫暖(即桑拿),身處冰火兩重天。

    拜登當選幾成定局

    拜登入主白宮已幾成定局,特朗普卻指責民主黨作弊,已在數個關鍵州提法律訴訟,要求把部分郵寄選票宣佈無效。今年由於疫情影響,有數千萬選民通過郵寄投票,在如此巨大規模的操作中,遺失、漏寄、選民遷址或死亡、冒名頂替甚至造假情況難以完全避免,但是個別事件應不致影響總體結果;如查實屬某黨設局系統性造假,則會出現如導致尼克松總統下台的“水門事件”式憲政危機。筆者認為特朗普提訴是應有的權力,但是必須提出足夠的證據並由法庭公正判決,法治、公開、證據和程序正義是民主政體解決紛爭的基石,離開此將淪為一場鬧劇和笑話,今後對西方民主政治運作傷害極大。

    任命大法官似鋪路

    美國的民主選舉從來沒有如此敵對、分裂和混亂,過去一般在點票完畢後,落選方會展現風度致電對手認輸,在任總統更會邀請候任總統訪問白宮,並表示將會團結在一起,今後共同為國家福祉努力,但特朗普完全違反了傳統慣例。他在大選前最後一周,匆忙任命了聯邦最高法院一位大法官的出缺,在其任內已先後任命了三個大法官,使保守派與自由派大法官比例成為6比3。一旦特朗普的訴訟案到達最高法院,判決結果很可能傾向於特朗普,整個事態發展猶如照着劇本演出。

    敗不下台美史未見

    美式民主採取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分立制度,設計基於權力的互相制衡,目的是防止總統權力過大,軍隊不能介入政黨之爭,而司法是最後一道防線。民主選舉不大可能選出英明神武的領袖,甚至可以稱為是選爛蘋果遊戲,在兩個爛蘋果中由人民選出較不爛的一個,在競爭過程中肯定充滿着紛爭、詭計、抹黑和權謀,只要不超出法律範圍,大眾仍可接受。美國憲法制定基於其中一個假設,即總統權力過大或執政太久就會腐化,必須設立各種制度把權力關在籠子裡。這個制度有利有弊,但美國至今實施了二百多年,也從未有敗選總統不肯落台的歷史。

    目前特朗普提出的多個訴訟案在州一級的高等法院受挫,判決駁回不予受理,但相信他會堅持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如果聯邦最高法院在未有足夠證據和法理依據、令人心服口服的情況下,悍然判決特朗普勝訴,美國將會陷入重大的憲政危機,而對西方數百年來引以為傲的民主制度的信心,也將會陷入全面崩潰的局面。相反,如果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們,包括其中特朗普任命的三位,能夠秉着良知根據憲法、法律和證據辦案,作出令人心悅誠服的公正判決,又將會是另一番景象。

    美國這次大選不能簡單地視為一場鬧劇,在未來數周如何落幕,將重大地影響人類社會未來發展的走向,其中會涉及大量權謀和法律、正義和邪惡、國家和個人、各方利益集團……錯綜複雜的較量,這就是其中精彩、刺激、緊張、扣人心弦,令全球十分關注的原因。

    特任內對美有建樹

    美國人最注重的是國內與本身利益攸關之事,特朗普在這方面其實是有建樹的。新冠疫情爆發前,美國經濟上創出近年最快增速、股市節節上升、失業率跌至二十年來低點、美墨邊境建牆防止非法移民湧入、中東和朝鮮半島局勢相對平靜……對華政策是最受中國人爭議的問題,但美國老百姓其實並不太在意。特朗普在任幾年,全球政治舞台變化萬千,真令人目不暇給。



    容永剛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