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勢橫琴 打造澳珠旅遊集散地

2020-09-13 12:45:35 editor 27

    粵港澳大灣區規劃提出多年,澳門如何與大灣區其他城市實現產業對接,一直是理論和產業界關注的問題。訪澳旅客從一九九九年的744.39萬人次,快速增長到二○一○年的2,496.54萬,年均增21%;二○一○至二○一七年以年均4.3%的穩定增至3,261萬,但旅遊收入沒有同步增長,接近旅遊“天花板”。二○一九年後,博彩中場收入首次超過貴賓廳,意味以往的“賭博觀光型”正轉變為“賭博度假觀光型”旅遊,也標誌澳門大眾旅遊時代的到來。


    澳門旅遊產業受自身產業發展的限制和困擾,需突破自身限制,通過整合大灣區相關資源,應對大眾旅遊發展,實現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建設。

    一、澳門——橫琴旅遊集散地的提出

    由於歷史演化原因,澳門的旅遊資源及空間相對狹小,構成澳門旅遊發展“天花板”。澳門在與國際知名旅遊城市甚至內地旅遊城市相比,存在較大差異性的指標:留宿時間短、星級酒店倒金字塔分佈。

    宿客影響旅遊收入

    首先,旅客滯留時間方面,旅客費用支出受旅遊者的旅遊活動影響,涉及旅客的吃、住、行、遊、購、娛樂等服務。在人均消費、人均非購物消費、人均購物消費、人均日消費中,留宿旅客的旅遊消費遠超短程旅客。若從旅遊時間考慮,“過夜”成為旅遊的一項重要指標,是上述服務的進一步延伸,因而把旅遊經濟理解為“過夜經濟”亦不為過。

    據統計局二○一七年數據顯示,住客平均留宿時間維持在2.1天,留宿客支出2,883元,住宿31.8%、購物39%、餐飲20.9%。旅客滯留時間也是旅客賭客轉化的重要指標,直接影響中場和貴賓廳收入,是與旅遊收入提升非常相關的內容。

    長期以來,旅客滯留時間短的問題非常突出,特別在人均非購物消費方面,短程旅客比留宿旅客減少住宿支出,因此在非購物消費中,這兩類旅客消費差距很大。拉斯維加斯二○一七年旅客平均滯留時間為4.5天,平均預算824美元,其中17.4%用於住宿、22.6%用於博彩娛樂,購物、餐飲分別為16.3%、11.4%。粵港澳大灣區城市中,旅客平均滯留時間珠海為1.89天、廣州為2.91天。

    其次,酒店分佈方面,數量和等級反映旅遊目的地的旅遊絕對和相對接待能力。知名旅遊城市酒店數量與等級呈金字塔分佈,即少數高星級酒店數量與客房數處上方,低星級酒店數量與客房數處底部,既滿足少數高端旅客的需求,也可滿足多數大眾旅客需要。

    低星酒店數量偏少

    統計局二○一七年數據顯示,營業的酒店及公寓共107家(包括公寓32家);提供客房3.7萬間,按年增13.9%,其中33家五星級酒店客房增7.3%至2.2萬間,佔客房總供應量60.4%。酒店類型分佈呈倒金字塔型。

    酒店及公寓平均入住率85.1%,按年增2.4個百分點,其中四星級酒店升2.4個百分點至88.1%,五星級(85.4%)及三星級酒店(84.7%)入住率分別增2.5個及0.9個百分點。

    由於酒店及客房絕對數量限制,以及高星級酒店及其客房數量遠多於低星級酒店的金字塔分佈,具備滿足高端旅客的相對接待能力;但數量偏少的低星級酒店及公寓,卻無法滿足大眾旅遊的持續增長需求,周末時段一房難求,客房價格飆升,為很多旅客帶來不必要的旅遊預算支出,從而降低旅客感知價值。因高星級酒店房租給大眾旅客增添旅遊預算,迫使旅客選擇壓縮留澳時間。

    二○一七年,拉斯維加斯的酒店擁有14.9萬間客房,全年接待4,200萬旅客,絕對接待能力綽綽有餘。同年澳門所有酒店提供3.7萬間客房,只具備1,500萬旅客留宿的年接待能力,實際訪澳旅客卻高達3,200萬人,無法滿足所有旅客留宿的絕對接待能力需求,與其國際旅遊休閒中心定位無法匹配。因此,受澳門地理空間限制,已構成旅遊“天花板”,需借助澳門區域以外的空間來解決問題。

    對接整合旅遊資源

    二、澳門——橫琴旅遊集散地的定位與功能

    在深化粵港澳大灣區旅遊產業合作方面,國務院批覆《橫琴國際休閒旅遊島建設方案》,要求橫琴配合澳門建設世界休閒旅遊中心,建設國家全域旅遊示範區和國際一流旅遊休閒基地。基於澳門珠海的旅遊發展要求,實現兩地旅遊資源對接與整合,澳門──橫琴旅遊集散地的提出就成為一個必要。

    首先,旅遊集散地定位:把橫琴打造為珠澳兩地旅遊集散地。澳門──橫琴旅遊集散地不同於一般的旅遊集散中心及旅遊集散地,是滿足於兩個不同旅遊目的地的一個共同區域性旅遊綜合體。居住在集散地範圍酒店內的旅客,可在規定時間內自由進出兩地,依託於兩地政府政策支持,共用旅遊資源,集散地將輻射澳門和珠海,帶動兩地旅遊發展共同發展,助推大灣區旅遊發展。

    其次,旅遊集散地功能:在整合各旅遊要素的基礎上打造的綜合旅遊服務平台。實現三個方面主要功能:一是旅客接待功能。兩地共用的旅遊集散地,核心由接待大眾旅客的三星級酒店為主,具備3-5萬間客房接待能力,加上配套的旅行社、娛樂等旅遊服務設施。

    定點班車接送服務

    二是旅遊服務功能。核心是通關和交通服務,提供通關──集散地——澳門的定點班車接送服務,方便旅客出行。旅客可任意選擇、組合旅遊線路,自主安排旅遊行程,提供集散客自助旅遊、團隊旅遊、旅遊資訊諮詢、旅遊集散換乘、景點推介活動、客房預訂、票務預訂等。旅遊集散地統一運作、規範管理、專業服務,為兩地旅客提供當地及周邊地區城市的旅遊服務。

    三是旅遊協調功能。旅遊集散地協調兩地旅遊服務組織和企業,提供遊客通關、交通、旅遊資訊等信息,對節假日旅遊、旅遊危機處理等管理協調,其順利運行需與其他組織建立廣泛的聯繫作為保障。不僅協調好業內各相關組織之間的關係,還要通過市場調研和旅客跟蹤回饋等手段了解市場需求,及時發現問題,參與決策管理。

    三、澳門——橫琴旅遊集散地合作開發運作

    旅遊集散地是兩地旅遊資源的整合而設立。一方面解決澳門旅遊空間狹小的問題,另一方面也為珠海旅遊發展提供重要支撐平台,擴大兩地旅遊,提升兩地旅遊競爭力,是基於市場機制下的協作開發,實現集散地內的旅遊要素自由流動合作。旅遊集散地的開發和運作需注重以下原則:

    定期監督服務管理

    統一規劃原則。參照旅遊集散地功能規劃,兩地政府需組織對集散地的開發價值作整體評估。由旅遊專家根據兩地旅遊的整體需求,對集散地的資源、市場、交通、環境和政策進行評估,形成投資可行性報告和規劃設計報告。

    利益共用原則。旅遊協作開發過程中,需兼顧兩地利益,做到自立與互利的統一,產生協作效應。旅遊集散地在土地資源規劃、使用、開發與招商等,明確兩地旅遊企業參與的範圍和程度,可在各方面協作共同發展,調動各方面效能。

    責權利對應原則。兩地參與企業負責各自範圍內經營的酒店、餐飲、交通等服務。通過對各家企業徵收一定比例的旅遊集散地基金,由旅遊集散地管理機構統一使用,對旅遊集散地的人員培訓、技術維護、環境保護、安全保障、導覽服務、品牌推廣、行銷傳播、網路等公共服務實行統一管理。兩地旅遊監管部門定期對旅遊集散地的旅遊服務管理等作監督和評價。

    最後,澳門特區政府旅遊管理部門需積極開展前沿性研究,制訂一系列相應規範和辦法,推進旅遊集散地的盡快立項和實施。


    澳門理工學院 


    周金泉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