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峻疫情下的澳門對策研究

2020-04-12 12:43:53 33

      從三月廿五日零時起,澳門禁止外國旅客入境;內地、香港、台灣旅客入境要隔離十四天。這令旅客從澳門消失。自三月廿七日上午六時起,廣東對所有經廣東口岸入境人員(含港澳台地區,含中轉旅客)實行核酸檢測全覆蓋,並集中隔離醫學觀察十四天。這斷絕內地旅客來澳的可能。這一系列發展令澳門旅遊市場近乎完全停擺。賭場、酒店、客運等所有旅遊相關的行業均陷入困境。若情況持續,澳門難免出現企業倒閉、居民失業和政府財政困難的局面。


    歐美嚴峻內地受控

    從全球看,新冠疫情形勢總體仍非常嚴峻,西歐和北美,新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都在迅速增加。截至四月八日,美國每天新增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仍持續上升。西班牙、意大利每天新增人數和死亡人數呈下降趨勢,但仍處高位。英國、伊朗確診人數下降,但死亡人數仍在上升。

    另一方面,內地疫情基本完全得到控制。封城兩個多月的武漢恢復人員流動。北京原本一直關門停業或只提供外送服務的商舖,已開始恢復正常營業。二環路曾經消失了兩個多月的車流,又開始排成長龍。在四川,各地一度關閉的麻將館又重新營業。

    最能反映疫情好壞的是地鐵。地鐵是人流密集的地方,也是最容易傳染疾病的地方。最近內地的地鐵逐步恢復正常。四月一日,廣州地鐵已達505萬人次,超過正常情況下日均客流的50%。上海地鐵總客流為705萬,深圳地鐵客流達314萬、北京地鐵305萬。內地3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所有地級以上城市、縣級市全部恢復地面公共交通服務。此前,已開通城市軌道交通的41個城市也已全部恢復營運。

    禁國際客阻截風險

    由於不同地區的疫情發展不一致,因此特區政府的對策也是因地制宜。由於國際疫情仍在發展高峰,傳播肺炎的可能性極大,國際旅客佔澳門旅客的比重卻並不大,只有8%。特區政府完全限制國際旅客入境,既可避免最大的風險,又不會對澳門的經濟產生很大衝擊。

    在港台旅客方面,這兩地旅客分別是澳門第二和第三大客源,對澳門的經濟影響比國際旅客重要。但因香港最近發生社區傳染,雖然疫情總體仍屬可控範圍,但風險仍較高,因此採取入境隔離。此外,澳門71%的旅客來自內地,對澳門影響重大。內地疫情總體已得到有效控制。雖然零星本地傳染仍偶有發生,輸入型病例也時有出現,但總體風險較小。因此特區政府對內地旅客採取最寬鬆的政策,內地旅客入境僅做醫學觀察,不做隔離。特區政府的決策模式,可從附表的矩陣看出。矩陣根據不同地區的風險和對澳門的經濟影響,把赴澳旅客分成3大板塊,對於高風險,經濟影響小的外國旅客,完全禁止;對經濟利益大,風險低的內地,特區政府的決策特徵是最大限度的規避風險,最大限度的減少損失的決策。

    隔離措施恰當與否

    雖然特區政府的決策對內地居民保持開放態度,但因內地對澳門居民或曾到澳門的旅客,入境有隔離十四天的要求,因此特區政府目前對內地的開放政策實際上沒有結果。內地的決策是否合理?判斷內地的決策,需從兩方面著手。一是澳門居民或內地訪澳居民入境內地,會否影響內地的防疫措施?二是內地居民訪澳會否對澳門構成很大風險?如果前者是肯定的,內地的隔離十四天政策就是恰當的。若後者是肯定的,內地的隔離十四天政策也是恰當的。如果兩者都是否定的,隔離的要求就不十分恰當了。

    開放澳門入境限制會否影響內地防疫?就目前看,該答案是否定的。到目前為止,澳門是風險很低的城市。截至四月八日,澳門僅有45例確診病人,且基本上都是輸入型,澳門沒有發生社區傳播的情況。澳門目前完全禁止國際旅客入境,也排除輸入性風險。即使在沒有禁止前,澳門也都控制了風險,因澳門有嚴格篩查制度,有充足的防控資源。

    兩地限流弊大於利

    在澳門本身沒有疫情傳播,國際遊客被完全禁止,來自台灣或香港的旅客有十四天隔離的情況下,澳門是非常安全的。因此澳門居民和任何來澳的旅客,在澳門感染新冠的可能性非常低。在這種情況下,內地增加對澳門的入境限制措施,其實是不必要的。澳門比內地任何省市的安全程度都不差,內地各省市間的流動基本不受限制的情況下,限制澳門居民或來澳內地居民入境,對兩地均是弊大於利。

    內地居民入境澳門對澳門是否有很大的風險?內地居民入境澳門,在內地疫情完全根除的情況下,始終有風險。但這種風險對澳門來說,可以承擔。因在內地疫情最緊張、全國各地都封城,風險最高時,澳門也沒有限制內地居民來澳,仍可成功地防控內地旅客帶來的風險。在內地疫情好轉,風險降低下,澳門應更有信心應對風險。因此,從澳門角度看,對上述第二個問題的答案也是否定的。

    由於內地疫情已得到控制,因此澳門開放內地市場風險已不如過去大。同時,澳門並沒有發生本地產生的疫情,加上澳門對香港和其他地方的赴澳人員有嚴格的限制和篩查安排,澳門居民或訪澳旅客入境對內地也不構成威脅,在這種情況下,恢復內地和澳門的人員流通對澳門和對內地都有積極意義。

    分段恢復人員流通

    有鑒於此,建議特區政府於中央和有關地方政府溝通,爭取盡早恢復兩地人員流通。恢復可分步驟進行,首先恢復廣東與澳門的人員流通。廣東儘管有零星的輸入型病例或偶爾的本地病例,但廣東總體防控能力比內地多數省市都做得更好,第一是因為廣東物質基礎比較雄厚,可為疾病防控投入足夠資源,其次是廣東有抗擊非典的經歷,積累比較多的處理傳染病的經驗。因此恢復廣東的人員往來,風險相對比較小。

    廣東的恢復能最大限度降低澳門目前面臨的困境。因為廣東旅客佔內地赴澳旅客總數的46%,佔赴澳旅客總數的33%。嘗試恢復廣東旅客一段時間後,如果一切順利,可逐步恢復內地整體的人員流通。即使是廣東地區,也可分城市對待。如果有社區傳染的地方,澳門就不開放。這種政策可隨時根據環境的變化而調整。

    這種策略當然不能完全排除風險,但權衡利弊,以及澳門的防疫能力,風險應該可控,開放對內地和澳門均利大於弊。



    澳門理工學院  曾忠祿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