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挑釁中東 金價易升難跌

2020-01-13 13:35:08 7

   美國總統特朗普下命“斬首”刺殺伊朗第二號人物蘇雷曼尼將軍,在整個中東地區引起軒然大波。伊朗隨後以導彈攻擊美國在伊拉克的軍事基地,但特朗普冷處理被攻擊事件,表示人員未有傷亡,基地只有輕微損失,還自我吹噓預警系統了得,並稱伊朗已有收手跡象,暗示美軍不對伊朗進行軍事反報復。然而,伊朗對美國的軍事報復是否已經完結?相信沒有人會同意。

    斬首展現惡霸風格

    中東地區已陷入對美國的報復漩渦,美國在伊拉克首都機場附近進行“斬首”行動,公然侵犯伊拉克國家主權,激起人民強烈的反美情緒,伊拉克國會已通過議案要美軍撤出國境。小布什和奧巴馬做總統當政時,都曾經有過對蘇雷曼尼“斬首”計劃,但最終覺得負面影響太大而放棄;特朗普這次說打就打,連盟友甚至國會也不通報一聲,不怕得罪中東區內國家,盡顯其以勢欺人的“惡霸”角色。

    美國這次“斬首”計劃行動成功,恐怕今後會成為一種新常態戰法。據美國官員稱,美軍特種部隊在伊拉克擊殺蘇雷曼尼的時候,同時在也門對伊朗另一名高級指揮官發動極機密的刺殺任務,可是沒有成功。特朗普宣稱殺死恐怖主義分子後,世界變得更為安全。但是誰人是所謂“恐怖分子”由美國說了算,然後可以不分國界和地域進行刺殺,這將會是一個甚麼世界?

    中日不願油價急升

    特朗普有恃無恐在盛產石油的中東地區挑起事端,與一八年後美國實現能源完全自給有關。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中以來,美國一直是全世界第一原油進口國,曾經每日進口原油高達一千萬桶,佔全國石油量總消費一半以上,非常依賴中東石油出口國的供應。最近二十年,美國頁岩油開採新技術有突破性發展,導致本國石油產量大增。

    去年十一月據EIA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經歷長達七十年時間後,首次成為石油淨出口國,打破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長期對原油產量和出口量的絕對控制權。相反,中國目前已成為世界最大的原油進口國,每日原油進口量超過一千萬桶。中東地區局勢緊張導致油價上升,是石油進口國家如中國、日本等最不願見到的局面。

    美國是世界第一軍事強國,經濟和科技亦很發達,因此更應“慎戰”。孫子兵法有云:“不盡知用兵之害者,則不能盡知用兵之利也。”伊朗在中東地區有很多什葉派盟友,包括敘利亞巴沙爾政府、也門胡塞武裝組織、黎巴嫩真主黨等,連過去多次與伊朗發生戰爭的伊拉克,目前也是由什葉派政府掌權。美伊兩國雖然暫時避免開戰,但整個中東地區成為一個火藥庫,也許更加劇烈的衝突才剛開始。

    美聯儲買債撐金價

    黃金是市場公認的避險產品之一,去年十二月底收市為每安士1,516美元,在美國“斬首”刺殺蘇雷曼尼消息傳出後,金價在一月七日曾跳升至1,593美元,漲幅超過5%。其後美伊大規模開戰可能性降溫,加上中美確認簽署首階段貿易協議消息,金價出現回吐壓力,上周五收市價為1,559美元。但筆者相信伊朗不甘心就此罷手,如果閣下認為美伊兩國衝突還未了結,伊朗只不過是在暫時休整,準備對美國進行下一步的報復行動,則金價回調會是入貨或加碼的好機會。

    其實,中東局勢緊張只是推動金價上升的“引擎”之一。美國聯儲局的貨幣政策對黃金走勢至為重要,○八年金融海嘯後,各國央行減息並實行量化寬鬆政策(QE),金價即處於上升階段。一三年聯儲局開始縮表,不再採用QE,金價由每安士1,600美元跌至1,200美元。聯儲局目前實際已暫停縮表,但在去年十月中開始,以每月600億美元的速度在市場買入短期國債券,增加貨幣流動性,起碼持續到今年第二季度,這對金價有支持作用。

    從技術圖表來看,金價正處於一個長期上升趨勢,未來還是易升難跌,已入貨者可繼續持有。在未來兩三個月內,金價有望見每安士1,700美元,與現價比較有近一成升幅。在資產配置方面,貴重金屬(黃金和白銀) 可佔總投資的10至15%,會使閣下的投資組合多一份安穩。


    容永剛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