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談判多變數 持盈保泰上策

2020-01-06 13:17:34 editor 8

    新年伊始,又到回顧和前瞻的日子。美國去年股市相當強勢,全年道瓊斯指數上升22.3%,標普500指數上升29.6%,納斯達克指數更狂升35.2%。唯今年夠否保持動能,實在不宜過度樂觀。雖然支撐美國股市的低息、經濟、就業、消費等利好因素仍在,但估計聯儲局今年會停止再減息,特朗普減稅效益亦漸消耗殆盡,中美貿易談判仍有很多變數,今年美股能再升3-5%就不錯。

    去年港股升勢跑輸

    去年全球大部分股市其實都有不錯的表現,最主要原因是流動性太高,聯儲局三度帶頭減息,資金成本越來越便宜,造成優質資產價格高居不下。換句通俗的話來說,有錢不知道應放在哪裡?銀行存款只有一、兩厘利息,房地產價格高到令人目眩,中小企蠅頭小利生意不好做,孳息高的債券常出現違約,資金於是選擇湧入股市,相應推高股價。

    西方經濟發達國家不少更採取負利率政策,存款在銀行非但沒有利息,還要支付保管費,更令投資者將資金轉戰股市。去年法國和丹麥股市升29%、瑞士和瑞典升28%、德國升26%、日本升19%。中國A股上證指數去年上升22.3%,表現其實不差;反而香港卻有些斯人獨憔悴,恆生指數只升9%。

    如果今年不加息,股市樓市價格就不虞大跌,但目前已處於高位,繼續大幅上升機會也不大。筆者喜歡那些擁有長期競爭優勢的藍籌股,特別是在行業中的王者,資產重、負債少和派息高的企業最為理想,這些股票在逆境中防守性較強。既然對今年股市期待不高,採取持盈保泰方為上策。

    美元缺乏大升氛圍

    中美已達成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特朗普稱將於本月十五日正式簽署,並表示稍後會去中國訪問。今年是美國總統大選年,中美第一階段貿協中增購美國500億美元農產品,無疑對特朗普贏得中部農業州選票大有幫助。中國亦需要更多的戰略空間和時間進行產業結構調整。因此估計中美出現去年針鋒相對、互增關稅的可能性不大。中美關係不會脫鉤,但也不能過度樂觀。美方對中國定位已改成“主要戰略競爭對手”,並已成為朝野兩黨共識,爭拗不會因貿易戰降溫而停止,必須有足夠思想準備。

    中國人行宣佈今日起調低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估計釋出流動性人民幣八千億元,這對經濟增長“保6”和股市都是利好消息。老實說,近年中國房地產如此熾熱,很像○七年美國房市崩潰前的狂潮,不過中國有“舉國機制”的優勢,投入大量資金搞基建、保就業,避免房價大跌引致金融系統出事的災難。中國的GDP高速增長三十多年,如今基數大了,即使降至5至6%左右,仍然比西方國家高得多,不必太擔心。

    美元指數去年只上升0.2%,今年看來也缺乏大升的氛圍。去年美國國債券孳息率出現倒掛現象,引起全球各國對經濟衰退來臨的憂慮。目前美國二年期孳息率為1.58%,十年期孳息率為1.88%,息差回復至正常狀態,對美元避險需求降低。今年對美元看跌的預測較多,但歐元區國家和日本仍採用低息甚至負利率政策,相信美元跌幅不虞太大。

    中東局勢左右金價

    黃金仍然處於一波長線上升行情,國際地緣政治緊張是吸引資金流入金市的重要原因,但各國爭相減息、繼續狂發鈔票、廉價銀紙充斥、持金成本減低才是推動金價上升的真正推手。黃金本身不會如股票和債券產生收入,投資的長期的回報率不如股票和房地產,只有碰到特殊的時期,金價的升幅才會很大。

    ○二年金價底部為250美元,至一一年的高點為1,900美元,上漲660%!要產生一波黃金的超級大行情,必須要有多項因素複合而成的“引擎”發動,包括政治和經濟方面的有利因素、令人信服的理由、似是而非的謠言、可觀察到的產品價格異動……等,華爾街國際投機熱錢入市主導是最重要的一環。

    日前美軍空襲炸死伊朗高級將領,伊朗已聲言報復,中東緊張局勢驟然升級,是否會成為推升金價大行情的“引擎”,且拭目以待。



    容永剛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