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賭城產業演化與澳啟示

2019-09-29 12:19:23 22

    世界聞名的賭城拉斯維加斯、大西洋城、蒙地卡羅和澳門,其博彩業在區域經濟中佔據絕對重要位置。四大賭城都是明顯的輸入型經濟,受制於外部環境的發展。各大賭城均在探索自身產業發展的道路。廿一世紀初,全球博彩業爆發式增長背景下,拉斯維加斯、蒙地卡羅產業轉型,前者的會展業、後者的金融業取代博彩業的龍頭產業地位。大西洋城博彩業衰退,城市幾乎破產。澳門一四至一五年博彩產業劇烈波動,表明正累積增加博彩業波動的風險。


    博彩產業演化和產業轉型將成為澳門發展面臨的重要課題。以下比較分析四大博彩城市博彩產業演化及區域產業發展,以期為澳門博彩產業演化和區域產業發展提供思路。

    一、產業演化和選擇的理論路徑

    區域內產業演化是產業在其萌生、成長、成熟、衰退的各個發展階段上,內部組織形態的變化、更替,直至出現新的主導組織形態的過程。在選擇路徑上有三種典型理論:一是李嘉圖比較優勢理論。通過區域內發現相對優勢選擇主導產業,通過產業集群化,區內生產的分工和協作,產生專業知識、生產技能、市場訊息等的累積效應,形成比較優勢。

    博彩產業演化三路徑

    二是羅斯托產業擴散效應理論。主導產業對經濟增長的前向效應、後向效應及旁側效應,通過協作和聯合為主導的產業整體化並形成合力。

    三是赫希曼產業關聯理論。國民生產部門在其產品供需關係上形成產業關聯度,說明某一產業對其他產業的感應強度和影響力強度,可為生產部門積累資本和擴大對其他生產部門的影響。產業關聯是具有一定關聯的產業才能尋求進一步的整合發展。

    二、四大賭城博彩產業演化的路徑

    基於上述三種產業發展理論,博彩產業演化有三種路徑:博彩產業集群化發展、博彩產業整合發展和博彩產業融合發展。

    首先是蒙地卡羅的產業演化。蒙地卡羅為世界最早的賭城,一八六三年建立的蒙地卡羅大賭場是世界四大賭城之一。一八六六年營業,是歐洲王公貴族、商賈名流經常光顧的旅遊地。賭場由S.B.M.濱海度假集團壟斷經營,一九六七年國家收購賭場69%股權,並頒發特許經營權,擁有和經營5家賭場。一百年來,博彩業是摩納哥核心產業,賭博業收入曾佔國家年總收入70%以上。

    蒙地卡羅轉型金融業

    蒙地卡羅的產業轉型比較偶然。一九五六年,格蕾絲 · 凱利與雷尼爾三世結婚,成為摩納哥王妃,一九八二年因車禍去世。雷尼爾為實現王妃生前遺願,改變博彩業為旅遊業。政府通過調整稅收和整合併購博彩產業,形成以銀行為主的金融產業超過GDP的40%,其次是房地產、旅遊業。博彩產業收歸國有後,僅佔GDP4%。蒙地卡羅的產業轉型是產業融合發展的道路,是成功的。

    其次是拉斯維加斯的產業演化。拉斯維加斯成立於一九○五年五月十五日,以賭博業為中心的龐大的旅遊、購物、度假產業而聞名,是世界知名度假勝地之一,擁有“世界娛樂之都”和“結婚之都”的美稱。一九三六年,拉斯維加斯第一家有執照的賭場開業。拉斯維加斯有169家賭場,包括超過95,461台角子機和遊戲機、4,348個桌面遊戲。每年吸引4,000萬遊客。新建的拉斯維加斯名勝世界包括1間3,500間客房的酒店和1個17.5萬平方英尺的賭場、零售、餐飲和會議空間。另外3座酒店塔樓、電影院、室內水上樂園、水族館,甚至還有雲頂的熊貓環境。一四年,拉斯維加斯會議與遊客管理局調查的訪客中,僅12%表示來賭博。娛樂、客房和餐館是主要吸引點,71%遊客日均花費2.6小時賭博。所有這些數字都指向賭場繼續吸引一代又一代遊客的方式發生變化。

    拉城轉型向會展靠攏

    拉斯維加斯圍繞博彩產業轉型兩次。第一次為上世紀九十年代的美食、娛樂、購物多元化旅遊發展。第二次是○七年大型會展作為產業發展重點。目前會展產業已超過GDP 40%的比重,成為拉斯維加斯主要產業,旅遊與博彩產業同步發展。拉斯維加斯的產業轉型是產業整合發展的道路,也是成功的。

    第三是大西洋城的產業演化。大西洋城曾是美國新澤西州最大的旅遊城市,一九七七年成為除內華達州之外另一個賭博合法化的城市。Resorts International是一九七八年五月廿六日開張的第一家賭場,兩年後包括Caesars、Bally's和Harrah's等一系列主要賭場運營商紛紛進駐。一九八八年,大西洋城博彩收入超過拉斯維加斯,成為美國第一大賭城。19,540個遊戲機和1,141張賭檯。○六年大西洋城博彩收入達巔峰值52億美元,此後博彩業收入逐年下跌,到一五年已降至25.6億美元,跌幅超過一半。一三至一六年該市12家賭場中有5家關門,大西洋城賭場工作崗位比一四年少20%。失業率為6.3%,遠高於全國水平(4%),大西洋城一度申請破產。

    一三年,新澤西網路博彩產業和體育博彩開啟差異化市場,一六年網路博彩產業增32.1個百分點,達1.97億,抵消現場娛樂博彩產業的損失,創造少量利潤。賭場博彩產業收入24.1億,每年以1%的比例在降低。一六年博彩市場總收入26億,比一五年的25.6億增1.5%,博彩業頹勢得到遏制。

    大西洋城轉型無成效

    大西洋城博彩產業四十年起伏發展的過程,在過去持續下跌的年代中,產業界為博彩業不斷開出良方,試圖通過產業多元化來扭轉當地經濟。但博彩業持續低迷,直到一二年體育博彩和網絡博彩合法出現,才給當地博彩業帶來新機。

    ○六年後,大西洋城博彩產業的出路和經濟發展受質疑,提出產業復興計劃,計劃打造成旅遊度假勝地,降低博彩投入甚至關閉幾家大型賭場,但沒有取得成效。反而是網絡博彩挽回部分賭場的損失。其產業轉型是失敗的。

    最後是澳門的產業演化。澳門是亞洲最具博彩規模的城市,一八四七年博彩業在葡萄牙政府管治下開始合法化。○一年博彩業產業規模是:11家中小型賭場、300張賭檯和700台角子機。○二年賭權開放後,產業快速發展。○六年,博彩收入就超越拉斯維加斯,躍居世界第一大賭城。十年後的一一年底,已發展為擁有34家大中型賭場、5,302張賭檯、16,056台角子機、總收入2,690.58億元的位居世界第一的現代化博彩大市場。

    同時,澳門博彩毛收入及增長率逐年增長,博彩收入在一三年達頂峰。從○二年賭權開放開始,到一七年,GDP增7.5倍,澳門博彩總收入十五年間增11.4倍,博彩稅增12.9倍,博彩稅收佔財政收入的比重由○二年的45.7%提高至79%。

    澳博彩業獨大添風險

    至一七年底,博彩業就業人數增4.9倍,博彩業的經濟比重由○二年的43.3%增至一七年的65.7%,博彩產業發展對澳門經濟發展起到關鍵作用。澳門博彩稅收入也幾乎是在一三年達頂峰,一四年首季博彩收入同比增幅放緩,進入六月份完全滑入負增長區間,第三季更暴跌30.4%。一五年博彩毛收入較一四年大跌34.3%。博彩毛收入經歷連續廿六個月的同比下跌。博彩產業劇烈變動,引發各界關注澳門博彩產業的發展。澳門一八年遊客達3,000萬,遊客持續增長,但旅遊(包括博彩)收入並沒有同比增長。

    澳門博彩產業獨大帶來的風險,促使澳門一直在探索產業多元化道路。從發展會展旅遊產業及不相關的醫藥產業等的嘗試,都沒有取得應有的效果。

    三、賭城產業演化對澳門的啟示

    首先是產業生命周期的演化。上述四大賭城的博彩產業基本經歷完整或部分的產業生命周期演化階段(產生、發展、成熟和衰退或復甦)。澳門、蒙地卡羅的歷史最悠久,拉斯維加斯和大西洋城相對較晚。賭城的博彩產業通過集群化發展,分別依靠歐洲、美國和中國這三個大型經濟體而繁榮發展,但也因產業的競爭導致產業衰退。其中大西洋城經歷完整的產業生命周期的4個階段,處衰退和復甦階段中;蒙地卡羅、拉斯維加斯和澳門正從成熟階段向後演化。

    環境逼使四賭城轉型

    二是產業環境的演化。對單一產業巨大的賭城而言,其經濟屬輸入型經濟,受制於外部資源和市場的供需變化。4大賭城在早期都是區域內唯一賭業經營者,周邊地區缺乏競爭者。但博彩的暴利逐步吸引更多地區開發博彩業。歐洲國家從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美國在七十年代開始,亞洲在本世紀開始,更多的國家和地區令這一產業競爭變得劇烈,產業轉型成為4大賭城的必然選擇。

    三是產業演化的策略選擇。蒙地卡羅的轉型為最徹底,雖保留賭場名號,銀行等金融業完全主導。拉斯維加斯形成會展旅遊的產業格局,也是成功的。大西洋城以博彩旅遊產業的轉型是失敗的。上述三個賭城都是進行產業多元化。蒙地卡羅選擇與博彩相關的金融、拉斯維加斯選擇與博彩相關的會展旅遊、大西洋城選擇的是博彩旅遊的多元化戰略。

    四、澳門產業多元化道路的選擇

    澳門產業多元化一直是各界關注話題。特區政府推出適度多元化的發展目標。理論界提出包括縱向多元化、橫向多元化等,從旅遊、會展甚至中醫藥等方向不斷嘗試。但博彩產業獨大局面很難在短時間內改變,需借鑒另外三家賭城的產業演化的經驗與教訓。

    首先,目前周邊地區政治經濟社會發展環境的演化,令澳門博彩產業發展面臨選擇時機,周邊經濟輸入可能無法維持澳門博彩市場向好的趨勢。博彩產業自身需從經營制度和產品創新上擴大和維持現有的市場規模。

    與金融產業融合發展

    其次,走相關產業多元化道路。與其他賭場相比,澳門在人口、土地等資源最匱乏,非相關產業的發展少有機會。博彩產業已與旅遊產業融合為博彩旅遊,正在進行的休閒旅遊發展豐富其旅遊產品線,有助提升澳門博彩旅遊。但博彩與旅遊外部的依賴性同樣,無法化解未來發展中出現的風險。博彩產業自身是資本流動強的特徵,與銀行保險證券等可緊密關聯。澳門金融產業有一定基礎,可借鑒蒙地卡羅的產業轉型經驗,以金融產業政策支持和扶持,實現博彩與金融等相關產業的融合發展,實現澳門產業多元化發展。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