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學者:先做“夾心階層”研究 預測供需

2019-08-29 12:54:42 editor 13

    第五任行政長官候任人賀一誠在競選時多次提到為夾心階層構建置業階梯。現屆政府曾提出類似的置安居、新類型房屋,但最後都不了了之。有學者及地產業者表示,“夾心階層”概念籠統,建議就“夾心階層”定義、數量進行研究,更好制訂供應、需求預測,從而更好地構建置業階梯,不至於影響私人市場。


    扶持新婚夫婦置業

    “夾心階層”置業階梯的概念,現屆政府曾經多次進行類似的探討,如置安居計劃、新類型房屋研究等,但最後不是遭否決,就是沒有落實時間表。今年初,政策研究和區域發展局表示明年將就新類型房屋徵集公眾意見,並提到隨着收回部分閒置土地和逐步落實新城填海,特區土地儲備有所增加,具備條件研究新類型房屋。

    有地產業者表示,夾心階層沒有統一定義,牽涉層面可以很廣泛。站在發展商、地產中介角度,夾心階層樓宇雖然未知是否可否流出私人市場轉售,但整體供應量增加,且價格一定要比私人市場低,最終結果會導致私人樓宇價格下跌,變相犧牲近年上樓的首置人士利益。發展商也會考慮到未來有價格比私樓低的夾心階層樓宇,減少買地、投地,影響投資意慾,拖累經濟增長。

    因此,建議政府首先就夾心階層的定義、範圍進行研究工作,並要加入一些條件,例如工作至少要達一定年期,收入達到一定水平,甚至要結婚夫婦才能符合資格購買夾心階層住宅。剛畢業的大學生、單身人士因沒有立即上樓的家庭需要,故不建議納入夾心階層範圍,讓資源幫助真正有需要的夾心階層。政府一直提倡“社屋為主、經屋為輔”,政府可以興建條件較好的社屋,供剛畢業的大學生、單身人士租住,解決住屋問題。

    了解需求制訂供應

    澳門政治經濟研究協會理事長唐繼宗表示,夾心階層樓宇需要進行一個研究報告,為夾心階層賦予一個定義、範圍,但這是一個相對定義,因收入、樓價、社會條件會有變化,應該有機制可以因應形勢作出調整。

    例如,稱作“夾心階層”即位處私人市場與公屋之間。以收入衡量,夾心階層收入必定超過經屋申請上限,但又無能力負擔私人市場的樓價。這樣可以計算出本澳大概的“夾心階層”數量,根據數量預測需求,再制訂供應規劃,避免刺激樓市大上大落。

    此外,夾心階層樓宇一定不能影響原有公屋的供應規劃,否則對申請公屋的家團不公平。按照目前情況,在新城填海區尋找土地作為興建夾心階層樓宇的地點,並分階段落實較為合適。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