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準定位 論本土航企市場定位

2019-08-11 11:18:47 editor 11

    澳門航空專營權到期後,預計澳門政府將發放新的空運牌照,筆者保守估計會放開一張。有觀點認為,為了與目前的澳門航空保持差異化,應發放低成本航空牌照。若放開兩張,則極有可能是一張全服務,一張低成本牌。結果如何,不妨拭目以待。


    據澳門機場資料,截至一九年六月底,澳門國際機場提供28家航空公司,營運航線遍佈內地、台灣、東南亞及北亞地區等56個城市。上半年處理總客運量達472萬人次,較去年同期升18%,經澳門國際機場中轉的旅客增22%,其中搭乘傳統航空公司旅客顯著增約15%,低成本航空公司旅客保持25%增長。

    近幾年機場新開的國際航線多為低成本開通,面臨周邊大機場的競爭,實行的差異化發展策略,吸引一些飛不進香港、深圳的中小航空公司新開一些旅遊航線,這也解釋了為何近年澳門機場低成本航空的增速明顯高於全服務航空。澳門機場發展低成本策略,已取得階段性成果。

    航線結構需再平衡

    目前機場低成本航空座位數比例高達32.4%,對比大灣區內其他機場,香港機場只有12.3%、廣州機場8%、深圳機場7.2%、珠海機場8.9%、惠州機場5.4 %。澳門機場曾表示:“低成本航空所佔比率一旦超過30-40%,就有可能形成航空市場過度單一的問題,出現與傳統航空公司不協調的情況,潛在危機將令機場失去一定競爭力及議價力。”

    上半年澳門機場中轉旅客增22%,這部分主要來自全服務航空的中轉,低成本點到點的模式或部分自然中轉比例較少。全服務航空對內通過產品分級和精細化,對外進行跨航企、跨界產品合作,可更有效覆蓋多層次的旅客需求,全服務與低成本航空相比也不意味着高價格。

    目前全服務航空與低成本航空的界限越來越模糊,很多全服務航空的經濟艙產品開始出現分化,通過簡化服務,降低票價成本,吸引價格敏感性旅客;低成本航空也推出一系列增值服務。近年整個亞洲地區低成本航空發展良好,很多增長都由低成本驅動。低成本模式適應亞洲人口結構年輕化、經濟消費能力有限的市場特徵。

    澳門機場前期的低成本航空發展策略已取得一定成效,但隨着機場空域和地面資源的日趨緊張,未來一定需要增加全服務航空公司比例,以平衡市場結構、提高機場效能。

    澳門難實現低成本

    澳門本身是個高成本城市,土地有限,房屋租金成本過高。根據政府統計報告,澳門住戶的一七年月工作收入中位數為28,400澳門元,高於香港一七年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26,500港元。航空人力成本方面,澳門無論是引進國際專業飛行、飛機維修專才,還是本地培養成本都高於周邊地區,這樣的高人工成本環境,很難做到真正實現低成本。

    目前東南亞和內地的低成本航空在這方面優勢明顯。東南亞低成本航空之所以發達,往往是他們有專門的機場,如曼谷廊曼機場或專門航站樓如吉隆玻KLIA2供低成本航空使用,機場費用成本和運行效率均可滿足低成本航空。澳門機場擁擠、空域複雜容易發生航班延誤,機場收費高。目前澳門機場停機位已趨於飽和,意味着未來澳門新的基地航空公司很多飛機將放到外站過夜,這種模式與低成本航空主基地為主、點到點運行模式相比,機組資源消耗更高。硬件設施資源緊張,必然導致運行效率下降,小機場的高效優點不能發揮,澳門機場客觀條件無法滿足未來低成本基地航空公司的運行。

    需探索中遠程航線

    澳門經濟的多元化需要旅遊、會展等行業的發展支撐,這些需要開拓發達經濟體的首都和重要經濟城市與澳門的航空連接。澳門機場自○四年引進低成本航空公司後,東南亞客量日益增長,但目前這些低成本航空主要執行的是東南亞短途的旅遊目的地,如亞航開通澳門至亞庇、清邁、芭堤雅,越南竹子航空開通金蘭,越捷開通的峴港,宿霧航空開通宿霧、克拉克等,這些航線定位均是澳門和腹地客人出境市場,即使是馬尼拉、吉隆玻、新加坡這些首都具有公商務客源的航線,主要也是由低成本航空執行,這樣限制一些中高端客戶的選擇。

    港珠澳大橋開通以後,大灣區客來澳可即日來回,短途港澳行旅客也往往因澳門酒店成本較高,在澳門一日遊後去香港或其他地方入住。訪澳旅客激增,但部分酒店入住率反而回落。澳門必須依靠日益增長的航空客流,開闊更多入境市場。未來新成立的航空公司的契機,給澳門旅遊業更多想像空間。新公司可適度探索中遠端市場,如開通印度、中東地區航線,豐富客源結構。

    一八年,澳門接待旅客3,580萬人次。根據研究,澳門最佳旅遊接待能力為每日11萬人次,或每年4,010萬人次以下,顯然目前澳門接待能力已接近或部分日期超過最佳接待能力。年初政府開始研究徵收“旅客稅”,以緩解接待旅客壓力。雖然官方表示主要出發點非為減少旅客量,而是希望進行城市建設,但若實行旅客稅,客觀上將有效疏解一批價格敏感性旅客數量,有利優化澳門客源結構。另一方面,稅收可改善旅客軟硬件服務,形成良性迴圈。

    從航空服務品質角度出發,很多年前,澳門機場剛開發低成本航空時,本地旅遊業者反對的呼聲最高,因低成本航空帶來的旅客主體是低消費群體,會影響當地旅遊消費模式。 另一方面,低成本航空普遍採取的是線上直銷模式,與本地旅行社合作程度不高,即使有合作,一旦遇到航班取消或延誤,旅客找不到航企協助案例常有發生,旅行社承擔巨大壓力和損失。如果澳門機場承載大量低成本航空旅客,將大大增加投訴率和旅客體驗。

    引導發展中高端客

    澳門這些年陸續建成的酒店均走中高端路線,如澳門金獅美高梅設1,400間客房及套房、會議空間、頂級水療設施;新濠天地第三期摩珀斯酒店可容納800間客房、套房和空中別墅;十三第酒店共有200間別墅式套房;澳門上葡京綜合度假村則包括3家酒店,提供超過2,000間客房。這些大型高端酒店一方面為澳門增加新的接待能力,一方面也需要航空公司配合,引入更多中高端旅客。如未來新成立的航空公司,可在商務艙、豪華經濟艙產品方面投入更多創新資源,與酒店、運輸公司等地面設施合作,整合產品、服務與推廣。

    目前澳門旅客“量”已足夠高,更需要的是“質”。澳門旅遊局數據,一八年全年5星酒店入住率為92.4%;3-4星酒店為91.4%;2星酒店入住率73.2%;公寓僅62.1%,印證赴澳門旅客以中高端客源為主。

    澳門博彩控股有限公司主席兼執行董事何超鳳曾指出,澳門旅遊業界需要開拓高端旅遊市場,延長旅客停留時間。這方面澳門可向新西蘭學習,同樣作為旅遊設施資源緊缺型目的地,新西蘭注重發展成為高端商務會獎旅遊目的地,為旅客提供奢華酒店住宿、直升機觀光及精緻美食美酒體驗等。旅遊局和機場通過政策引導,間接控制外來航空公司准入條件。其國家載旗航空新西蘭航空業以服務品質著稱,保證新西蘭專注於中高端客源市場。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對澳門機場的地位也是“支援澳門機場發展區域公務機業務”,公務機明顯屬於高端航空範疇。

    建本土創新型航企

    從澳門機場角度看,無論是支援低成本或全服務航空,均無可厚非,畢竟市場主體航空公司根據市場需求選擇合適的發展模式才最重要。澳門航空業面對周邊大機場和大的航企競爭,必須不斷服務創新,提升競爭力。

    一方面,澳門的航空資源緊缺,且不像其他城市土地、機場跑道、航站樓等都可繼續擴展,選擇或引導對澳門城市最適當的航空發展策略,對澳門經濟結構和發展品質將有長遠作用。另一方面,澳門航空發展前景可期。打造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是中央對澳門的精準定位,完善旅遊交流運輸系統及體系也是澳門發展關鍵。澳門應以專營權到期為契機,鼓勵加快建立本土創新型航企,做好精準品牌定位,提升整體航空運輸競爭力和服務品質,推動“以航興澳”,打造成澳門一中心一平台的亮麗品牌。



     澳門專才發展學會研究與發展中心 張彬 徐軍鵬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