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放寬政策 減息最後手段

2019-07-21 11:33:15 8

    政策消息人士稱,隨着中美貿易戰持續時間越來越長、成本越來越高,中國政府正厲兵秣馬,將所有經濟政策工具保持在觸手可及的範圍內,但仍把減息等更為激進的舉措視為情況惡化時的最後手段。

    參與內部政策討論的政府顧問表示,阻止經濟更大幅度的放緩,仍是中國政府的首要任務。不過官員擔心,過度放寬政策可能加劇債務和金融風險。

    最高決策機構——中央政治局預計將於本月晚些時候召開會議,討論一九年剩餘時間的經濟和政策問題。消息人士稱,除非出現貿易量驟降或其他衝擊,未來幾個月最有可能提振經濟增長的措施包括增加財政支出,以及央行通過各種形式向經濟注入流動性。

    但如果美聯儲局(FED)如外界普遍預期的那樣在七月卅一日減息,金融市場可能會更加關注中國八月初發出的信號。

    或調銀行存備金率

    雖然FED減息將給中國當局更多的行動空間,可能是象徵性地下調短期市場利率。但路透消息人士稱沒有這樣做的迫切性。他指出,金融體系已有充足流動性,之前實施的刺激措施正顯現起效跡象。“貨幣政策應放寬鬆一些,我們應在FED之後減息,但調降指標利率的幫助不大。”消息人士說。

    但另一位消息人士表示,如果經濟狀況急劇惡化,央行仍可能下調指標利率。 “在特殊情況下,即如果外部衝擊強烈,FED繼續減息,全球經濟不景氣,貿易摩擦再次出現,就有可能下調一次指標利率。使用這一工具的主要目的是穩定市場信心。”

    消息人士表示,可能進一步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RRR),從而釋放出更多資金,用於向面臨最大壓力的經濟領域放貸。自一八年初以來,中國人民銀行已6次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

    “如果這樣的事情(衝擊)沒有發生,我們可以使用其他工具……下調(所有銀行)存款準備金率的空間並不大,定向降準的空間更大一些。”第二位消息人士稱。

    政策消息人士說,中國政府將防止下半年季度經濟環比年增幅降至6%之下,這是中國政府6-6.5%全年目標區間的下限。

    債務風險再次上升

    中國政策制訂者一再誓言,不會向本已債負沉重的經濟開啟信貸閘門。這些債負是○八至○九年全球金融危機及隨後的經濟滑坡期間大規模刺激措施遺留下來的。

    但在一八年企穩後,隨着政府加大刺激,債務風險再次上升。據報道指出,出於對房地產泡沫風險的擔憂,中國央行最近要求銀行停止下調抵押貸款利率。“政策空間不是很大,因為我們(已經)在貨幣和財政政策方面做了很多。”消息人士稱:“我們不能印太多的錢,那樣會有很大的副作用。”

    國際金融協會表示,一九年第一季,中國企業、家庭和政府債務總額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從去年同期的297%升至303%。

    有關中國是否需要更有力地放寬政策的辯論,此前數據顯示,第二季經濟增長放緩至廿七年最低水平,受累於美國加大貿易壓力之際,國內外需求疲弱。但六月工廠產出、零售銷售和投資的增長都超過預期,點燃過去一年放寬政策的舉措正開始起效的希望。

    次季經濟增長緩慢

    “我預計不會有任何重大政策變化。”消息人士稱:“下半年外部需求可能會減弱,但早些時候出台的政策可能幫助提振內需。”

    中國政府現階段更倚重財政刺激,已宣佈減稅近2萬億元人民幣,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限額2.15萬億元人民幣,用於基礎設施項目,不過增加發債將推高整體債務水平。

    知情人士表示,一種選項是讓地方政府發行更多債券,但這只能在經濟繼續下滑、債務額度用完後需要更多資金來維持專案運轉的情況下考慮。

    今年上半年,地方政府淨發債額已達年度債務限額的70.7%。

    消息人士表示,出於對社會穩定的擔憂,中國政府在制訂政策時把就業放在高度優先的位置。最近一項官方調查顯示,工廠正以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快的速度裁員。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