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博彩業發展周期

2019-07-14 17:24:40 14

    賭權開放後,博彩收入和博彩稅收大增,博彩業成為經濟支柱產業。博彩收入在一三年達頂峰,一四年開始深度調整,至一六年下半年才趨向平穩。但博彩稅在財政收入中的比重較高,對澳門財政盈餘有舉足輕重的影響。以一八年為例,博彩毛收入達3,038億(澳門元,下同),約為○二年234.96億的13倍;當年博彩稅收1,135.12億,約為○二年77.66億的14.6倍。若以博彩收入高峰期的一三年計算,比例會更高。


    了解規律查找不足

    從數據上看,除一四至一六年博彩收入負增長,其他時間保持穩定增長。這容易給人認為經濟因受益於博彩業增長而保持長期繁榮穩定。其實任何經濟活動都會經歷繁榮、衰退、蕭條和復甦的階段。

    博彩業自世界第二次大戰後在美國成為龐大產業,尤其二○○○年以後從美國進入亞洲市場,更取得突飛猛進的成績。總結世界博彩業發展的這段歷史,不難發現博彩業不可能永遠保持穩定增長。世界第一賭城的寶座不斷更替,今方唱罷我登場,各領風騷數十年。所以,了解博彩業發展周期規律,有助更清楚自身所處位置,有利克服驕傲自滿,通過查找不足保持和提升產業和城市競爭力。

    ○八年筆者到內華達州做訪問學者,美國當時爆發金融海嘯,拉斯維加斯甚至整個內華達州的經濟均面臨十分嚴峻的挑戰。○八年十二月拉斯維加斯遊客274萬,較○七年同期降10.9%;酒店平均入住率76.7%,同比減10.7%;拉斯維加斯博彩收入同比減23%至4.74億美元,其中賭檯收入減30%降至2.39億美元;拉斯維加斯○九年十二月失業率高達9.1%,失業人口達9.24萬。

    賭城地位更替有因

    通過上述數據,大概可了解拉城當時所處的挑戰。那麼現在拉城又是甚麼境況?○八年,拉城有817張賭檯、147,930部角子機;一八年只有467張賭檯、119,989部角子機。○八年博彩收入97.9億美元;一八年則為102.5億美元,十年間增長微乎其微。

    但比起將拉城與澳門的簡單比較,筆者更感興趣的是世界第一賭城地位的更替。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早在拉城之前,內華達州北部的雷諾是美國甚至是世界第一賭城。從十九世紀三十年代到六十年代,雷諾一直穩坐美國博彩業龍頭老大的地位。Harrah's博彩集團的創始人就是從雷諾發家,一九三五年開設第一家賭場,從四十至六十年代早期一直都是內華達州最大賭場,後來逐步發展成美國博彩業巨人;以雷諾為總部的IGT,也是全美最大角子機製造商。

    那是甚麼原因令拉城成為世界第一賭城?當中有很多因素,例如一九五○年和一九五五年兩場特大洪水,動搖投資者對雷諾的信心。拉城的胡佛水壩建成,解決當地供水和能源問題,加上內華達州通過較寬鬆並歡迎投機者的法律,允許上市公司經營博彩業,所以Hilton等許多酒店集團都把大量資金投向拉城的金光大道,在一九五五至一九七○年間,就有十幾家著名的賭場酒店竣工投入營業。及至一九七三年,當時號稱全球最大的MGM賭場酒店開張,拉城吸引全球目光,從此完全超越雷諾,成為美國乃至全球博彩中心。

    文化轉變發展契機

    如果跳出城市層面,上升到國家發展層面,拉城崛起和美國在五十年代國家實力迅速提升也有密不可分的聯繫。經歷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整個五十年代在經濟、政治、軍事、科技、文化等各個領域都獲得高速發展。半導體、微波通訊、航空技術等取得重大突破,不僅改變人們生活方式,也便利人們出行,間接帶動美國旅遊業。但科技並非改變人們生活和消費習慣的唯一因素,文化轉變也十分重要。

    據統計,五十年代美國西部的人口增長率高達38.9%,幾乎是當時美國人口增長率的1倍,當中又有2/3的人口增長集中在加州。因美國移民政策重視吸收專業人士,來自世界各地、接受過高等教育的專業人士紛紛湧進加州、華盛頓州、新墨西哥州、亞利桑那州等西部城市。單在加州,就聚集當時全球1/3的諾貝爾獎得主和近1/4的美國科學院院士。龐大的科學家、工程師、大學教授等高學歷專業人才聚集西部,不僅成為科技和經濟發展的動力,也成為推動文化事業發展的動力。因他們對生活品質提出更高要求,客觀上形成促進歌劇、交響樂、電影等各項文化事業蓬勃發展的基礎。這就給拉城博彩旅遊業帶來大好發展契機。

    從當時美國西部人口的數量和分佈結構看,不難看出生活方式和消費文化的轉變,對經濟結構調整產生深遠影響。因此,審視拉城的經濟崛起,必須結合美國西部大發展的歷史背景,否則,單憑拉城的努力,不可能取得如此突出的經濟地位。

    政策疊加高速發展

    進入廿一世紀,澳門○二年宣佈賭權開放競爭,帶來以下幾個變化,吸引大量外資,激發澳門博彩業者大規模投資酒店和賭場設施的熱潮,引入先進的管理經驗和技術,擴大博彩業市場規模,也為整體經濟注入活力,創造大量就業職位,推動各行業發展。恰逢內地在世紀初加入世貿組織(WTO),開始實行居民赴港澳旅遊和放寬外匯限制的政策,令澳門博彩業客源地從港台東南亞地區轉變為內地消費市場。種種政策效應疊加,令澳門博彩業取得“井噴式”高速發展,當中既離不開內部開放競爭的作用,更離不開國家進一步加大開放力度所帶來的改革紅利。澳門博彩毛收入和博彩稅收總額大幅增加。一八年澳門博彩毛收入3,038億,約為拉城的3.7倍。澳門將在長期一段時間內都穩坐世界第一賭城的寶座。

    七十年代的雷諾和本世紀初的拉城在達頂峰後,都被後來者追趕,經歷由盛轉衰的過程。當雷諾全盛期一度是全球博彩中心,但所有優勢轉眼間就消失得灰飛煙滅。一個城市的興衰有很多原因,事物發展的規律中,既有客觀的必然因素,也有主觀的偶然因素。不能把雷諾的興衰過程簡單歸咎於雷諾的怠慢(儘管業界多番嘗試創新,但最終都失敗告終),或政府決策趨於保守,受制於地方保護勢力。但總結雷諾的歷史教訓,最深刻的就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無不可替代的優勢

    從雷諾、拉斯維加斯到澳門,不難發現,博彩業的高速發展離不開幾個條件:開放市場、法規完善及吸引大量投資。當前澳門享有“一國兩制”的優惠政策,可保證其壟斷優勢。這時期就像美國的六十年代,雷諾不能預測拉城會迅速取代其“一哥”地位,澳門又怎可輕言這優勢在未來長期不受挑戰?何況亞洲區內有新加坡開賭成功的啟示,日本也即將開賭,極有可能會大大削弱澳門在亞洲區內的吸引力。

    目光放得更遠一些,最大的變數啟示來自內地。假設內地宣佈博彩合法化,資金和顧客都將被吸引離開,澳門何來不可替代的優勢?一八年澳門經濟兩個很有意思的現象,第一是投資表現欠佳。私人投資連續四季有跌幅,可能與大型建築項目減少有關,加上政府投資減少,令本地生產總值增長放緩。第二是創業指數下降,顯示社會創新動力不足。這兩點都反映澳門經濟過度依賴博彩業而自身增長動力不足的問題。在經濟全球化浪潮中,澳門如同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若不願意看到澳門成為下一個雷諾或拉城,就需認真考慮上述所面臨的挑戰。



    澳門理工學院社會經濟公共政策研究所  呂開顏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