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圍充斥變數 控制風險

2019-07-10 12:05:25 6

    中美元首同意重啟貿易談判,為貿易戰降溫。目前“邊打邊談”,但最終能否達成貿易協議,誰也說不清。中方坦言告之全球三大底線,顯示中美在貿易協議關鍵領域上仍有分歧,一日尚未簽約,市場仍充斥重大變數。企業不敢輕舉妄動,寧願靜觀其變,拖累投資氣氛。

    中美貿易戰持續約一年,對兩國經濟的影響逐漸由金融市場反映至實體經濟,增長動能漸見減弱,其效應逐漸外延,拖累全球經濟增長,令全球一度暫停的量化寬鬆,似乎有再度崛起的苗頭。作為量化寬鬆始作俑者的美國,今年以來在利率立場上態度急劇變化,除受政治壓力影響,也反映貿易戰影響美國經濟的憂慮,加息周期暫停、減息預期瞬間浮現,都是去年中所始料不及。

    正因量化寬鬆給市場帶來長達十年的繁榮,人們習慣資金成本低廉、熱錢充斥的環境,當經濟有任何風吹草動,就希望更低的利率、更多的量寬措施確保經濟長期向上,忘卻經濟有上有落的周期循環,不願承擔經濟下行所帶來的痛楚。經濟高低起伏客觀存在,單靠量化寬鬆、減息等貨幣政策,最多祇能延長上升周期的壽命,一旦盲目使用,當泡沫爆破後,後果可能更嚴重。

    美國一旦減息周期重臨,是重啟量化寬鬆的前奏,抑或為貿易戰爭取更多時間磋商,仍需要時間觀察。由於港澳與美國利率走勢掛鈎,如果美國減息,樓市供款負擔、企業營運成本可能會受惠。但中美貿易問題一日未達成協議,經濟前景信心仍受局限,企業投資信心不足,拖累經濟增長放緩,終會導致消費力疲弱等問題。因此憧憬減息刺激經濟、穩信心並不實際,最終仍需透過化解矛盾,尋求雙贏,才能解決問題。

    值得關注的是,減息意味着經濟前景信心減弱,對於個人還是企業來說,儘管利息成本再度降低,也未必是大舉借貸的理想時機,此時更需要做好風險管理,方為上策。


    春  耕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