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撕裂社會 政策解釋宣傳離地

2019-06-17 12:30:12 25

   香港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草案,引渡重罪疑犯防止香港淪為“逃犯天堂”,卻引來大批市民上街遊行反對,並發生衝擊立法會的“612暴動”,多名警員、傳媒和市民受傷。香港社會受到嚴重撕裂,對立兩方各執己見、惡言相向、互相攻擊,而且不少就是自己的朋友、親人、父母或子女,令愛護和關注香港的人深感痛心。

    低估居民商界恐懼

    為堵塞香港在逃犯移交制度上的漏洞,把一個在台灣殺人的香港疑犯能夠移送台灣法辦,令公義得以彰顯;並且完善香港的法制,防止香港成為犯罪者逃避刑責的天堂,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的初心無疑是好的。在聆聽了立法會和公眾的意見後,政府也分別作出兩次重大修改,採納了多項與國際標準一致、加強人權保障的措施。平情而論,國際和香港社會掀起如此巨大的反對風浪,實在有些出人意料,但如把責任全推給特首林鄭亦有失公允。

    香港《逃犯條例》修法不幸被政治化和污名化,利用一些危言聳聽的口號和宣傳,反對派輕易地把它包裝成為一條超級“惡法”。當然,引起這次抗爭的原因很多,有外國勢力在背後策劃和支持並不奇怪,因為香港從來就是著名的“國際諜都”。但筆者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有三:一是政府對市民解釋不足,縱有解釋也“不接地氣”;二是低估商界和市民對修例的恐懼心態;三是對西方民主政制運作,以及現代自媒體(特別是網軍)認知不足。

    無論是支持或是反對修法的人士,我相信絕大部分都沒有詳細研讀過修法內容,其取向主要受傳媒和意見領袖的影響。香港特區政府向市民解釋不足,提出的一些宣傳也“不接地氣”;看到支持修法的學者奢談“大陸法”和“普通法”的分別,民眾有幾多個關心而又聽得懂?反對派卻善用很接地氣的庶民語言,如恐嚇一旦修法通過,在內地曾觸犯法律的港人都可能被移交。雖然此完全不是事實,但政府並沒有針對性地進行強勢解釋,因此未能平息港人疑慮。

    具體個案解說不足

    內地開放改革至今逾四十年,港澳商人在內地做生意特別是在改革初期,需要遵守“潛規則”,請客、送禮、賄賂官員取得優惠和方便非常普遍。即使是普通市民在內地吃喝玩樂,觸犯內地大小法律者也難計其數,修訂《逃犯條例》是否成為今後懸在頭上一把刀?無法否認有不少上街的示威者是由於心存恐懼,而政府的確低估商界和市民在這方面的擔憂。只用“你不犯法,何懼被捉”的說法,不能解脫庶民的顧慮。

    澳門老同學發來一篇名為“對逃犯條例十個疑問”的貼文,是筆者所見為政府修例釋疑最接地氣的文章,內文解釋涉及三十七項罪類之個案及可判七年刑期以上的罪行,包括探訪內地異見人士、“包二奶”、過海關超帶煙酒、嫖妓、在港出內地“禁書”或賭博、墮胎、參與“法輪功”或捐助內地教會……甚至港人在香港觸犯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的政治罪行,按照修訂後新例也不會被移交。如這些解說能為普遍市民深切明瞭,示威人數可能會少二、三十萬,當然此只是事後諸葛而已。

    網絡九成反對意見

    西方民主政制設計的主導思想是基於對當權者的不信任,因而設計各級立法和司法機構對行政部門作出制衡,這就是有名的所謂Check and Balance概念。特朗普每天在美國被一些傳媒罵得狗血淋頭、其命令在國會和法院被否決是司空見慣之事。鄧小平提出以“一國兩制”方式解決香港問題,認為這個模式符合國家包括港人的最高利益,中央就應從國家戰略高點看問題。筆者贊成林鄭暫緩但非撤回修法的決定,但也認為除非反對勢力觸犯法律,否則其表達不同意見的權利應受保護。

    香港年輕人在網絡社區和自媒體獲得大量訊息,其取向很受意見領袖(KOL)和網紅的影響。遺憾的是,在YouTube上九成都是反對派的聲音,而且大多都是善辯的詭才。為甚麼能對修法正面解釋的、有說服力、接地氣的意見領袖如鳳毛麟角?如今在民意的競賽場上,應知道無網軍即失天下也。


    容永剛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