芻議灣區澳珠極點帶動作用

2019-03-17 12:23:38 7

   期待許久的《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新鮮出爐。令人振奮的是,綱要賦予了澳門極其重要的責任。澳門不僅被確定為四大中心城市之一,還需要發揮“澳門——珠海”極點引領帶動作用。如果將“香港——深圳”、“廣州——佛山”、“澳門——珠海”三個極點看成是一個三角形的三個頂點,“澳門——珠海”這一頂點的作用就不言而喻。但對於如何發揮“澳門——珠海”的極點帶動作用,無論在政策或在實踐層面,都需作更深入的研究和思考。


    澳珠極點相對較弱

    儘管三個極點形成粵港澳大灣區空間格局的支撐點,但在三個支撐點中,港深和廣佛由於產業基礎厚,互補合作經驗豐富,實力強勁,“澳門——珠海”則在三個極點的發展中相對較弱。以GDP為例,一八年香港和深圳約為4.8萬億元人民幣,廣州和佛山約為3.3萬億,澳門和珠海僅約0.6萬億。“澳門——珠海”與前兩者的差距十分明顯。

    再以機場吞吐量為例,據民航數據分析系統CADAS的統計,去年香港機場吞吐量逾7,000萬人次,廣州機場逾6,000萬,深圳逾4,000萬,三個機場的排名均在世界前50名;澳門和珠海的機場吞吐量與其他極點的機場差距巨大。在諸多方面,“澳門——珠海”與其他兩個極點的差距都是極其明顯的,因此,在今後的極點帶動中,“澳門——珠海”極點的自身發展亟須加速,才可更好發揮帶動作用。

    澳門被“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確定為四大中心城市之一,又在“澳門——珠海”極點中被置於首位,且規劃綱要中也強調珠海等節點城市需要強化與中心城市的互動合作。這說明,在“澳門——珠海”的極點發展中,澳門應積極發揮主導、引領作用,主動承擔推動與珠海的協同、協調發展的責任,做強“澳門——珠海”極點,才可更好地帶動珠江西岸的其他城市。

    促珠澳深層次合作

    儘管在以前的發展進程中,澳珠合作取得不俗成績。但澳珠之間的合作還存在很多強差人意之處。澳門在合作中的積極性、主動性仍不夠,很多合作設想受制於與珠海無法分清彼此責任的主次而難以推進。今後的合作中,澳門應緊緊抓住“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這一政策準繩,站在大灣區發展高度,更大程度的發揮澳門作用,更主動地促動珠海進行深層次的合作,爭取中央政府更多的政策支持,翻開澳珠合作新篇章。

    作為粵港澳大灣區四大中心城市之一,澳門發展方向已被明確定位為“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促進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打造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但對於三個極點的發展方向定位,規劃綱要未有明確。因此,要令“澳門——珠海”極點的建設更具效率和效益,澳珠兩地政府必須先從科學、系統的分析出發,明確未來到底應共同合作哪些重點發展的產業,如何在這些產業的發展中協同、互補和錯位發展,既增強極點整體實力,又可彰顯各自特色。鑒於港深極點具有相對豐富的互補合作經驗,澳珠可對其調研分析,再立足自身實際進行未來發展定位。如果不先共同確定定位問題,未來極點的發展很大可能會重複舊的發展模式和路徑,無法發揮澳珠極點的合力效應。

    強化中心平台作用

    一個中心和一個平台是澳門戰略定位的核心,從澳門角度看,澳珠極點建設亦應圍繞如何強化一個中心和一個平台進行。規劃綱要也更好地提供澳門做強、做實一個中心、一個平台的契機。規劃綱要明確指出“配合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高水平建設珠海橫琴國際休閒旅遊島”。中央政府已為澳珠預設合作發展休閒旅遊產業的路徑,因此,在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建設中,澳門可更好地思考如何與珠海發展橫琴國家休閒旅遊島銜接,拓展澳門休閒旅遊的邊界,豐富休閒旅遊產品。在未來的發展中,應考慮澳珠攜手打造休閒旅遊經濟圈。從現實看,粵港澳大灣區的建成通車,以及大大地縮短香港及珠江口東岸城市與澳門、珠海之間的距離,也更便利國際旅客經香港抵達澳門和珠海,為澳珠做強做大休閒旅遊業打開重要通道。

    澳門的一個平台建設已開展多年,但效果並不十分理想。難點之一在於葡語國家的商品進入內地市場仍存在瓶頸。對於突破平台建設中的瓶頸,規劃綱要已提出“支持橫琴為澳門發展跨境電商產業提供支撐,推動葡語國家產品經澳門更加便捷進入內地市場”。有了政策準繩,澳門完全可更加積極主動地思考如何模式創新,依託跨境電商突破葡語國家產品進入內地市場,讓一個平台的建設真正落地開花。其實對於一個平台的建設,亦需從澳珠聯合發力的角度來作創新性地思考。一旦中葡平台建設獲得突破,必將帶動物流、資金流、信息流等要素在澳珠聚集,同樣有利增強“澳門——珠海”極點實力。

    增強極點科技實力

    “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是規劃綱要對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定位之一,澳門亦是規劃綱要提出的“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的節點城市之一。無疑,科技創新要素必須要在“澳門——珠海”極點中發揮積極作用。在未來的發展中,至少有幾個方面可重點思考。

    一是在現有成果和基礎上,進一步深化橫琴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的發展,讓中醫藥科技產業園真正成為粵澳合作的品牌工程;二是澳珠進行科技創新的精密合作,抓住澳門作為科技創新走廊節點城市的契機,尋求政策支持,推動科技創新的主觀能動性,力爭在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某些領域中獲得突破,打造澳珠極點科技創新的新亮點;三是藉助澳珠休閒旅遊產業的優勢,推進創業產業與休閒旅遊產業的融合發展,運用新科技培育休閒旅遊產業的新優勢;四是澳珠極點可探索海洋科技創新,相較於其他方面,海洋科技在粵港澳大灣區的三個極點中的差距並不算大,因此,澳珠極點完全有機會在這一領域做出比其他兩個極點更顯著的科技突破,提升澳珠極點的科技實力。



    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教學暨研究中心 紀春禮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