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域融合最大障礙在心態

2019-03-08 12:24:07 11

    隨着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公佈,推進大灣區建設進入大直路。準備充分或早已具備區域經濟滲透力的城市或特區,在中央政策的開路護航下,自然卯足全力。

    澳門雖屬外向型經濟,但主要經濟活動還是發生在本土,對於大規模北上發展,社會各界的議論聚焦於論證機遇和排除障礙。制度障礙需要消除,說服社會和人心對外開放,承受開放過程中的挑戰,才是長久工程。

    澳門早已是國際城市,龍頭產業和周邊行業以外來資金為主,旅客和消費都來自外部,外僱更已迫近二十萬。從各種結構上,澳門理應是一個高度開放的城市,但其實在城市管理,尤其是建基於法律法規的對外來元素的接納上,澳門相對鄰近地區要保守得多。這種保守,已經明顯地影響了澳門社會的開放進步和多元發展。

    從傳統的社會結構到相對封閉的小島型城市,城市空間狹小、資源有限……內向多於外向的思維,從根本上決定了發展規劃、城市建設和法律法規的制訂,迎合自給自足多於打開大門“走出去、迎進來”。故相對於香港、廣州這些早已實現全方位的國際化城市,甚至僅僅以“開放”二字白手起家的沿海城市,澳門融入灣區發展的難度更大,自我設置的屏障不少。

    無疑,城市空間有限和資源供給難以與灣區各城市的龐大需求匹配,這是澳門開放的天然障礙,但是推進開放和有效管理,理應是澳門融合灣區必須修煉好的“兩套武功”。

    旅客大量湧澳,造成中區和熱門旅遊景點迫爆、公交不勝負荷,澳門人不會選擇關上大門限制遊客訪澳,而是傾向疏導和分流。製造業時代外僱入澳“搶飯碗”,但博彩業開放時代,廿萬外僱帶給澳門的是繁榮,給本地人的是收入增加、多元就業和向上流動。來到駕照互認,放大外來司機和外地車入澳後果,是歷史上無數次恐懼開放市場的翻版,看不到強化管理的後着,逃避澳門人也是駕照互認受惠者的事實。


    春  耕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