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浪潮來襲 化負擔為紅利

2022-06-10 11:25:51 5

    當“老齡化”伴隨“少子化”,“一老一少”成為很多國家面臨的世界性難題。環視全球,西歐是最早開始人口老齡化進程的地區;亞洲國家中,日本、韓國都有應對老齡化的豐富經驗,東西方社會可以給中國提供哪些“他山之石”? 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遇到“銀髮浪潮”,如何將“老年負擔”變“長壽紅利”,這是中國必須攻克的大課題。

    人口政策激發潛能

    二一年的中國經濟數據顯示,六十五歲及以上人口超過2億,佔全國人口的14.2%,已達“中度老齡化社會”的指標。 專家們表示,老年人群並非社會負擔,而是巨大的社會資源。一個國家或地區社會經濟發展並不一定由人口數量決定,而在於人口政策能否最大化激發人力潛能。中國需要適應新的人口現實,充分利用所擁有的人力資源,釋放社會中人口的全部潛力,從依靠“人口紅利”轉向收穫“人才紅利”。

    日本國立社會保障和人口問題研究所副所長林玲子表示,社會經濟發展並不一定由人口數量決定,而在於人口政策能否最大化發揮人力潛能。一個可充分發揮現有人口能力的政策,比單純的人口數量更重要。亞洲國家必須適應逐漸增多的老年人口,從而相應地調整政策。

    生產力抵低生育率

    韓國東國大學原社會學教授、中國研究所所長金益基表示,韓國社會已歷過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以來人口變化的主要階段,出生率和死亡率都開始下降。現代化、社會經濟發展、人口計生政策等社會經濟因素都對韓國人口變化產生影響。一九九六年開始,政府改變政策風向,由限生轉向促生,但這為時已晚,日本和韓國的促生政策都沒有收到實效。

    荷蘭鹿特丹伊拉斯謨大學和荷蘭跨學科人口研究院(NIDI)訪問學者、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和公共政策教授、老齡化中心主任貝斯圖指出,如果人力資本得到快速增長,低生育率可能不會對中國未來幾十年的持續發展構成大的障礙,這是基於沃爾夫岡 · 盧茨提出的“人口新陳代謝”概念得出,即一個人口老齡化社會,如果受教育程度相對更高,人們的技能水平相對更高,且人力資本的改善可轉化為生產力提高,這種人力資本的轉變就可抵消人口結構變化帶來的影響。中國需要適應新的人口結構現實,釋放社會中人口的全部潛力,而不僅是創造和要求更多的人口資源。

    轉向收穫人才紅利

    林玲子認為,不能認為老年人壽命的延長會帶來社會負擔。日本人口確實在減少,但預期壽命每年在延長,這就意味着,增加的老齡人口放緩了整體人口減少的趨勢。傳統意義上的勞動人口確實在減少,但若考慮到健康的老人數量在增加,那麼實際勞動人口並未大幅減少。要做的是促進就業,促進老年人就業。

    金益基表示,韓國正制定各種計劃為老年人創造就業機會,制定各種扶持計劃。成立韓國老年人力開發院,全面統籌相關工作,該機構致力於為老年人提供適當的就業機會和參與社會活動的機會。

    貝斯圖表示,每當討論老齡化帶來的負擔時,必須準確地定義“負擔”所代表的實際含義。中國要適應人口格局的巨大變化,逐步從依靠“人口紅利”轉向收穫“人才紅利”,因為如今的年輕人與五十、六十、七十年前的年輕人有很大不同。他們所掌握的技能、面臨的機遇,如果被轉化為更高的生產力,實際上就可產生這種紅利。應該考慮如何改進勞動力市場的整體結構,而不是把老年人或六十歲以上的人群割裂出來看待。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