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倡政府需介入集體協商制

2021-12-28 14:01:31 editor 11

    近來勞資雙方均對工會法諮詢文本提出不少意見。澳門中小企業發展聯盟理事長胡達忠建議“集體協商制度”中須有政府介入,涉及薪酬、福利的協商定,要考慮經濟實際情況,必須無損經濟發展。強調毋須設立“企業工會”。新加坡值得參考,當地政府有意把人才發展策略與工會工作結合。

    胡達忠表示,工會法的立法無疑具有正當性,但綜觀勞資雙方的爭論,相信工會法立法原意應平衡勞資雙方權益,“集體協商制度”須符合平等原則。建議工會法文本及實施方面不應忽略政府角色。

    以鄰埠為例,香港政府對來自工會的政策建議及涉及工會的“集體協商”中表現主動。新加坡亦然,其特有的勞工基金運作方式,與勞、資、政三方社會對話協商機制的運作,是該國經濟持續發展的基石之一。新加坡政府會主動參與勞資方面的集體協商,在僱員福利方面則充分放權工會設計。進行工資集體協商時,政府不會設置硬性的工資增長指標,而根據經濟發展實際狀況,兼顧企業承受力。

    網路維權衝擊工會制

    歐盟國家政府同樣極為主動,所有歐盟國家均設立負責聯合爭議解決的機構,在某些國家,政府通過勞動部或其他部委扮演主要調解人角色。

    值得勞資雙方注意的是,全球範圍均出現新的勞工維權方式。香港的工作節奏較澳門快,平均工作時數為每周五十二小時。但近年香港大工會相繼解散,原因之一是中小企僱員或自由工作者比例很高,傳統工會模式並不適合他們。香港現時出現很多自發組成的網上“勞工組”義務群,只要擁有勞工法律知識及技巧的參加者便可加入,以獨立工作小組形式協助介入勞工糾紛。這種新興網路維權方式,既對工會特別是“企業工會”的存在價值帶來挑戰,也促使政府須在監管工作方面多考量。

    他相信有效有為的政府,是工會法實施及澳門經濟長期穩定的基石。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