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時代 非博彩旅遊業發展建議

2021-11-07 12:42:04 editor 11

   疫情持續至今,嚴重打擊澳門博彩旅遊產業的發展。過去兩年,政府、業界及社區的焦點多在疫情防控與經濟紓緩方面。但疫前已存在的問題,並不會因疫情出現而消失。隨着疫苗接種率不斷提高,通關政策不斷放寬,旅客量逐步回升,原有的問題將重新浮現。加上疫情延續對旅客消費金額、消費模式的長久影響,旅遊業復甦將面臨更多挑戰。


    非博彩集中酒店內部

    儘管從中央政策、政府規劃和區域合作等角度看,澳門旅遊業具備良好發展機遇,但本身旅遊資源有限,非博彩旅遊業務的發展仍面臨如下挑戰:

    一、旅客活動以室內娛樂和短途探訪為主,尚未形成有澳門特色的旅遊文化形象。受制於狹小的土地空間,澳門旅遊景點數量有限,遊覽時間較短,較難在旅客心中留下強烈吸引的旅遊印象。因此,大量旅客的非博彩旅遊活動集中於酒店綜合設施內部。

    另一方面,70%以上旅客來自內地(受疫情影響該比例升至80%以上,個別季度甚至超過90%),其中一半以上來自廣東省。過於集中和近途的內地客源,會更多關注博彩、餐飲、購物等日常娛樂項目,對旅行觀光和文化節事的興趣不及遠途客。

    澳門各項年度節事活動如大賽車、美食節、煙花匯演、幻彩大巡遊、國際馬拉松等,在旅客中形成一定口碑;其他節事如藝術節、音樂節、龍舟賽則更多吸引本地和周邊地區旅客;中葡文化藝術節、國際帆船賽等新興活動仍需持續培育。各項世界遺產、非物質文化遺產等旅遊資源,對旅客尤其遠途客的吸引力仍需加強。

    優化客源結構成關鍵

    二、產品和服務內容日益豐富,收益佔比尚待提升。旅遊業中的非博彩業務已日益形成規模和系列,產品內容日趨豐富。但從收益角度看,博彩業仍是最重要的支柱產業。非博彩旅遊業務不僅在經濟總體中的比重較低,增速也較緩慢,這局面很難在短期改變。由於非博彩業務的發展周期長、見效慢、回報低,其發展需社會各界長期共同努力。

    三、優化旅客結構仍是非博彩旅遊業務發展重要議題。多年來,內地、香港和台灣的訪客比例居旅客總人次前三位。儘管旅遊局為優化旅客結構做了很多工作,但據疫前數據顯示,旅遊業對內地和香港客源的依賴正加劇。疫情引發的出行和通關限制,更令內地客源比例從一九年的70.9%升至二○年的80.6%;到今年九月,該比例已高達91%。

    由於華人消費觀念與消費結構有自身特色,單一的旅客結構會影響對不同旅遊產品的供求關系,令旅遊產品和服務供應方更多依照客源地旅客的興趣和需要,提供高檔酒店、零售、餐飲及其他室內娛樂項目,開發其他旅遊文化資源的動力較低。

    四、旅遊承載力與非博彩業務服務設施/質量存在此消彼長關係。統計局數據顯示,疫前的一九年與一八年相比,旅客對酒店設施與服務的滿意比例高達88.8%;對公共交通和觀光點是否足夠的滿意比例較低,分別僅75.5%和61.2%,說明公交已成制約旅客滿意度瓶頸。旅客對澳門多元旅遊和文化資源的需求並未得到充分滿足。

    聚焦發掘高價值旅客

    疫情發生後的二○年與一九年相比,旅客對各項活動與設施的滿意比例顯著上升。對環境衛生和酒店滿意比例分別從86%和88.8%升至91.9%和91.4%;對公交滿意比例從75.5%大升至91.6%;對觀光點滿意比例仍在64.7%,說明旅客對文化旅遊和觀光的需求仍有很大發展空間。澳門需開發更多文化產業資源,提升旅遊產品與服務多樣性。

    另一方面,疫下旅客量減少,反而提升旅客對各項體驗的滿意程度。考慮到旅客量增長對本地造成多方面影響,不妨把更多注意力放在清晰市場定位、開發更豐富的旅遊產品、充分發掘高價值旅客上,以達到旅遊收入增長和旅客承載量之間的動態平衡。

    五、非博彩業務發展以政府和博企為主導,中小微企業參與度較低。政府和博企是旅遊業中非博彩業務發展的兩大主導力量。相比之下,中小微企業因人力、物力、財力限制,參與空間較有限。由於中小微企業數量多、分佈廣,有各自的發展興趣與經營訴求,較難協調統一。因此,旅遊業中非博彩業務在民間的發展較鬆散無序,一批著名的民間老字號後繼無力。

    從增收角度看,吸引高價值旅客,增加其在非博彩消費,更符合“一個中心”的市場定位,但這勢必增加對固定資產的投入,需營造更多高端商業環境以滿足高價值旅客對舒適和極致價值體驗的需求。這與增強中小微企業對“一個中心”定位的參與度存在衝突。因此,如何在吸引高價值旅客的同時,創造適合中小微企業發展的空間,設計可行的發展路徑,令其順利融入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建設的大趨勢中,是政府和社會各界需思考的問題。

    推一程多站旅遊項目

    根據以上分析,本文對澳門非博彩旅遊業務的發展提出如下建議:

    一、在“一個中心”定位與《澳門旅遊業發展總體規劃》的指導下落實政策實施的細節。例如做好旅客和消費者調查,更細緻地了解旅客的旅遊目的、消費偏好及對訪澳行程的感知與意見。更清晰明瞭的多語言路標指示、有秩序的交通安排、設置更多旅遊信息中心和製作更豐富的旅遊圖冊,以便旅客獲取旅遊信息。

    充分利用港珠澳大橋開通和粵港澳大灣區發展建設的機遇,推進更多區域合作與共融互通的“一程多站”旅遊項目,積極開發周圍海域海上旅遊項目。利用科技創新,開發智慧旅遊應用,整合旅遊資訊,營建智慧旅遊城市,為澳營造安全、豐富、健康活力的旅遊城市形象。

    二、與博彩產業互相依托、互為支持。旅遊業中博彩與非博彩元素的發展並非此消彼長的對立關係,是互相依托的支持關係。從長期看,隨着社會創新與科技發展的更新與迭代,非博彩業務發展有巨大潛力與空間。一方面,鞏固已有商業模式,通過大型綜合旅遊度假村的設施與服務,吸引高價值旅客,提升非博彩項目收入水平;另一方面,把旅遊產品與科技、文化、創意產業相結合,結合中產階級對舒適和品質的要求及中青代消費者的興趣與需求,開發適合非博彩旅客的旅遊精品。同時,從澳門“美食之都”等特色旅遊和傳統文化資源角度出發,為中小微企業尋找生存發展空間。

    重視培育非博彩人才

    三、產品內容不斷創新,宣傳推廣與時俱進。開發旅遊產品時,需在高端酒店綜合設施和推動文化、創意旅遊資源方面取得平衡。既有針對高價值旅客的酒店、購物等高消費活動,又有傳統、新興文化旅遊項目吸引大眾訪客。既有大型年度節事、大型駐場演出,又有快速迭代、不斷創新的小型娛樂項目。既發揮政府和博企在資源投入方面的主導力量,亦給予中小微企業參與和創新的空間。

    同時,保持宣傳推廣渠道及方法的與時俱進。無論在信息發佈還是產品推廣等方面,都需要加大宣傳推廣力度,高頻率、高質量地對外宣傳澳門的休閒旅遊國際形象。更多利用中青代消費者習慣的網絡營銷方式,發揮社交媒體作用。

    四、重視非博彩旅遊產業的人才培養與發展。澳門要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提升旅客對旅遊產品與服務的滿意度,仰賴於高素質人才。經營大型綜合娛樂設施需擁有全球視野的高級管理人才,也需精通酒店、零售、餐飲、娛樂、會展及文化創意等不同領域的專業人才。企業需要有創新能力的領導者,也需培養員工在情商、人際溝通與社交等方面的軟技能。疫情後期,各行業人資普遍緊縮,對專業型應用人才和高級管理人才的培養與發展尤為重要。



    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


    劉爽

   來源: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