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更開放迎博彩業新世代

2021-10-22 13:05:20 editor 5

    就特區政府修改《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諮詢文本的出台,全國政協委員、澳門中小型企業聯合總商會會長周錦輝表示,這關係着數十年來維繫澳門經濟命脈的龍頭產業未來發展,當中牽涉數以千億元的生產總值、數以千計企業的經營和數以萬計從業人員的就業問題,必須慎而重之。


    高水平開放促發展

    根據《澳門基本法》第五條規定,“保持原有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社會制度的不同,決定經濟體制的不同,資本主義制度的核心價值是市場經濟,市場經濟重點是自由競爭機制,故不能以壓制數量造成寡頭壟斷。澳門實行自由經濟市場悠來已久,就承批公司批給數目而言,諮詢文本中表示“質重於量”,值得商榷。

    誠然,“質”與“量”應並重,因為“質”和“量”本身就沒有任何抵觸與矛盾,加之文本中並未對“質”劃出客觀準則,期望的“優質”只是主觀訴求。倘在壓制數量的前提下未來出現“質”的下降,就會無以為繼。

    澳門作為自由經濟市場,博彩業過去二十年之所以迅速發展,並自○六年起超越拉斯維加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就是體量大,特別是在當前經濟放緩大環境下,壓制數量只會造成缺乏競爭的局面。有鑒於此,應以高水平的開放推動經濟高質量的發展;故步自封甚至“收縮”,只會不利行業健康發展。

    批給期限差異區別

    在批給期限方面,應劃分為新投資者和固有投資者兩方面,兩者需作出差異化區別。對新投資者而言,透過鼓勵其參與從而引入新的競爭機制,這是促進博彩業做大做強的良方。建議應以新投資者的投資額度為參考。若投資額達數以百億元,則應給予二十年經營限期;對固有投資者而言(現有的六家博企),經營限期則應相應縮短。

    另外,就加強對承批公司的監管,這一點毋庸置疑。諮詢文本提及的,包括公司資本、常務董事等制約更必不可少。他表示,尤其應借鑒○二年賭權開放時出現有承批公司“無本生利”的經驗,政府必須對承批公司的投入發展資金提出要求和監管。

    至於利潤分配方面,承批公司依法履行稅務責任後,可建議參考香港上市公司對股東利潤的分配形式,規定必須保留一定年期的營運成本,並需引入獨立第三方及具資格的會計師每年發出文件,綜合考慮和評估承批公司在借貸、融資和現金流的比率,證明公司現金流健康,以保障承批公司的日常營運及員工就業。

    體量更大保障就業

    在僱員保障方面,這一點與批給數量一脈相承,只有更大數量和體量,僱員才可獲保障和發展空間。他重申縮減承批公司數目,對僱員的保障反有害無利,故應採取開放的態度綜合衡量,以保障僱員在博彩企業中的穩固發展,並透過競爭機制,促使僱員增加“向上流”和“向橫流”的發展機率。一旦縮減承批者數量,原有的博企員工就會陷入被裁減的情況(因新承批者未必可即時吸納所有被裁減的員工),影響社會就業狀態,造成社會不穩定因素。

    另一方面,特區政府亦有義務盡快啟動業界專屬行業法規,透過專業的認證制度,才可令行業達更高層次的專業化,以及從業員得到更大保障。

    數量素質同時躍進

    周錦輝表示,據最新統計,全球博彩合法化的地區已達150多個,達全球國家的75%。據美國商業資訊的全球博彩報告,一九年博彩業已成為一個每年全球國民生產總值(GDP)達5,000億美元的世界性產業。故未來澳門博彩業的發展,需在數量和素質同時躍進,以更開放的政策邁向新時代博彩業的發展,絕對不能故步自封,才能確保澳門在全球博彩業的領導地位。

   來源:澳門日報